英超

裁决 第八十二章 真正的贵族!

2019-09-11 16:00: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裁决 第八十二章 真正的贵族!

眼前的一切,就像一个深水炸弹投进了人群中,轰然爆炸。一股无形的冲击波,随着无数的惊呼声,哗然声,席卷向四面八方。

虽然任何一个魔导士,都可以释放群鸦之舞。可是,眼前这个在火鸦的陪伴下风驰电掣的少年,却和别的人不一样。

他只有十七八岁的年龄,他是第一训练营中的一员,他获得了参加这个特地为胜利庆典而举行的舞会的资格,他和那个传说中的少年魔法师一样,有着相同的黑色头发。

这一切,分开来看,每一样都不出奇。

可当这铺天盖地的火鸦,在没有任何迹象的情况下,破开虚空,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时候,这一切,已经交织出了一个足以打捞出真相的!

这只是一瞬间。

可是在这一瞬间,所有人脑海中的世界却仿佛完全破碎崩塌了一般。

迪亚拉和法利呆呆地站在人群中,他们的目光呆滞而茫然,如同被一盆冰水迎头浇了个通透,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

海森情不自禁地挥舞了一下拳头。他知道,自己从只言片语中猜到的答案,是真的。而在他的身旁,武鸣和瓦尔德,已经触电般跳了起来。

“是他!”

他们这句没头没脑的话,也同样是此刻其他两大训练营教导们心头骇然冒出来的念头。他们看着罗伊,惊愕的目光中,带着一丝近乎于贪婪的热切,就像火焰一般燃烧着。

“是他!”

刚才还在呵斥罗伊的贵族子弟们,已经是头晕目眩,眼前发黑。

这一刻,年轻人们眼中的冰冷和讥笑。都已经如同镜子般被粉碎。那哐当的破碎声,从他们的眸子中一直落到心底最深处。夏厉死死咬着牙。宁猫儿脸色苍白地捂住了自己的嘴。那火鸦炽烈的光芒。刺疼了他们的眼睛!

人群中,最镇定的或许就是波尔了。这位来自帝都总营的老人注视着夜空,目光闪动着。

视野中,那三支白尾羽箭笔直地冲向天际。虽然只是三支箭。可这一刻,它们却仿佛拥有生命。就像三只海鸥。呈品字形飞翔着。它们伸展着翅膀,破开夜色越飞越高,最终勇敢地迎上了那从天空直劈而下的火红雷电。

“轰”的一声巨响。

蜿蜒的电光被罗伊三箭引动。猛地化作一个巨大的光团。在肉眼难以察觉的轻微收缩之后,骤然扩散看来,化作一道横掠过城堡的红光,天地之间的空气,都仿佛被瞬间抽干了,呼啸的狂风急扑而来。卷起下方支撑着魔法防御阵的魔法师的黑袍。

而在这璀璨光芒的下方,罗伊和漫天火鸦已经电射到了斯嘉丽的面前!

“叫你他妈的惹老子!”罗伊挥手就是一拳!

没有人可以形容这一拳。他的拳头是如此之快。如此之猛。

他明明只打出了一拳,可接二连三撞向斯嘉丽的火鸦,却和他的拳头融合到了一起,化作无数狂风暴雨般挥出的铁拳,覆盖了斯嘉丽的整个身体。

一时间,人们就只听见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密集撞击声,就只感觉一阵天摇地动,斯嘉丽的四级魔法护盾顷刻间就已经化作了碎片。

“叫你他妈装高贵。”罗伊一击成功,二话不说,狠狠一拳闷向在猝不及防之下,已经有些发懵的斯嘉丽的小腹。

人们看得眼皮猛地一跳。

这小子,太狠了!

对穿着一身如水般的丝质长裙,美丽娇媚的女孩,换做别的任何一个人,只怕小心呵护巴结讨好还来不及呢,可他竟然下得去这样的重手!

没有犹豫迟疑,没有怜香惜玉,只要看看罗伊那冷酷的眼睛就知道,这个如同魔兽一般的小子,甚至根本就没有把斯嘉丽当人!

时间,在这一刻凝固了。

人们眼睁睁地看着罗伊的拳头,破开斯嘉丽身前已经崩溃的护盾光幕,带着尖锐的呼啸声,奔向斯嘉丽的小腹。大家甚至能看见,那拳风激荡间,丝裙上荡漾开一圈涟漪!

几个女孩子都已经尖叫着闭上了眼睛。

可就在这时候,忽然,随着斯嘉丽的魔杖光芒一闪,一个蓝色的小光盾,出现在她的身前。

轰的一声巨响,罗伊的拳头,狠狠地打在光盾上。这个时候人们才发现,他这一拳之重,别说留手,甚至比刚才揍夏厉的最后一拳都狠。

虽然斯嘉丽在间不容发之际召唤出了光盾,可罗伊拳头那巨大的冲击力,还是有一小部分透过光盾,触及到她的小腹。

仅仅是这不到十分之一的力道,就已经让斯嘉丽的脸色在刹那间变得痛苦而苍白。

双方的这一次攻防,速度极快。几乎是眨眼之间,就已经完成了。随着罗伊的一拳被挡住,斯嘉丽也如同鬼魅一般向后飘去。

“风避术!”场边的古斯塔斯目光一动,低声道。

风避术,是魔法师近战生存体系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魔法。通过风避术

,魔法师可以在瞬间拉开和近身格斗职业者的距离,从而保护自己,并为下一次作战创造条件。

不过,风避术的魔力消耗虽然少,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九级魔法,是只有四阶的骄阳魔导师,才能掌握的高阶生存手段。而斯嘉丽本身,只是一个二阶朗星法师,连此刻暂时跨入三阶龙月魔导士的行列,都是依靠手中的魔杖,这显然不是她自己能施展出来的。

古斯塔斯的目光,落在了斯嘉丽的鞋上。以他的毒辣眼光,立刻就发现斯嘉丽的这双水晶高跟鞋上,居然固化了一个风避术魔纹!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和身旁的史蒂夫,霍夫对视一眼,目光都有些担忧。罗伊刚才能够一击命中,是因为这小子忽然拿出一直隐藏着的魔法实力。打了斯嘉丽一个措手不及。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斯嘉丽居然还躲过了。

现在双方重新拉开了距离。天知道斯嘉丽手里还有多少这样的东西。别的不说。就凭这双鞋,她至少就可以施展三次风避术。这也就意味着,她还有两次扭转战局的机会。而这种机会,在这样的对决中。一次都已经够奢侈了。

还有,斯嘉丽的那把魔杖。也让人担忧。

如果没看错的话,这支魔杖至少也是传说八星,甚至传说九星的等级。只要看看杖端那颗光华内敛的魔晶就知道。那其中储存的魔力是何等的恐怖。储存一两个六七级魔法。一点也不稀奇。

这种等级的魔杖,也只有斯嘉丽这样的人,才可能在还是朗星法师的时候,就拿着作为自己的主战武器。

而面对这样的斯嘉丽,一穷二白的罗伊说是在和一名魔导师战斗也不为过!

“院长,咱们要不要........”史蒂夫低声问道。

贵族可以蛮不讲理耍无赖。可谁敢说教导就不行?

斯嘉丽再怎么说,现在也是第一训练营的学员。教导管学生天经地义。看见时机不对。大家冲出去叫声停,就算摆明了护着罗伊,又怎么样?!

他们几个加起来,都一百好几十岁的人了,还怕被人咬了蛋去?!

罗伊暗营唯一的弟子,别说斯嘉丽,就算换她父亲安东尼亲王来,也管不了训练营里的事情!在这卢利安分院,天老大,古斯塔斯老二。说偏心也好,说蛮横也罢,不过是一阵耳旁风,他们这些人窝了二十年,早他妈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了。

“再等等,那小子还占着上风呢。”古斯塔斯摇了摇头道。

占着上风不管,等落了下风再出手,这心思昭然若揭。一直竖着耳朵的波尔有些听不下去了,回头横了古斯塔斯等人一眼。

“身为第一训练营的院长和教导,你们居然偏心到这种程度,怎么配人师表.......”一向铁面无私的老人冷哼一手,斥责道,“况且,再怎么说,我以前也教过斯嘉丽几个小魔法,也算是她的老师.......一会儿做隐蔽点,别太明目张胆,多少给安东尼亲王留点面子。”

说完,波尔就扭过了头去,再也不几人一眼。

古斯塔斯倒还神情自若。而身后的史蒂夫和霍夫,则是又惊又喜,面面相觑,如果他们还拿不准波尔究竟是在告诫还是在鼓励,那也未免太白痴了。

这边说话间,场中的战斗并没有丝毫的停滞。

几乎是在斯嘉丽飘开的一瞬间,罗伊就已经如影随形地贴了上去。虽然一击落空,可他的嘴巴可没闲上半点。

“别跑啊。”罗伊冷笑道,“你不是号称魔法天才吗,平时走路鼻毛都朝着天上的。领着一帮人,想欺负谁就欺负谁,看谁不顺眼就冲上去咬一口,大家都躲着你走,怎么,今天轮到你夹着尾巴东跑西颠连滚带爬了.........”

斯嘉丽只气得眼冒金星。

小腹上的疼痛和罗伊如同魔音一般直往脑海里钻的奚落声,让她已经没办法在维持平日里的形象,偏偏在罗伊的追逐下又无暇还击,怎么看都有些狼狈。

“这家伙,太不按规矩出牌了。”已经走到了人群外的墨雅,心头笑骂一声。

关于这位波拉贝尔小杂役的资料,监察部里可没少收集。别看今天这里这么多贵族,可真要说起来,这小子才占了便宜。

他出身市井,言辞无忌,论起骂人的刻薄话儿,这些平日里装腔作势拿着捏着显示风度的贵族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就拿斯嘉丽来说,平日里高高在上,那是因为她的身份地位就在那儿。可被这不按规矩出牌的混球一把拖下泥塘,再高贵,也不过是一只浑身污泥的泥猴!

这就是罗伊对付她们的办法!

从之前得到的情报分析,这家伙只怕从开学接到第一次挑战开始,就已经策划着这一天了。若是有人看看监察部的文件,了解一下他在波拉贝尔的日子就能发现,别看他一脸迷糊样,却是个从来不吃亏的。哪怕当面占了便宜。背后都得挨他一记闷棍!

苏珊可是到现在都还记得这黑小子一脚把石头踢到那骑士侍童安德鲁的脑袋下的事情呢。

可笑一帮贵族子弟还敢主动招惹他。

他是个石头,放在泥塘里也还是颗石头!若能一脚踢开也就罢了。没那个本事。被他跳起来砸上,任凭你如何高贵圣洁,也是浑身泥水满头包!

就在这时候,人群中的罗伊。却忽然停下了脚步。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静静地看着斯嘉丽。脸上的讥讽奚落,也全都消失了。

“我玩够了。”罗伊冷冷地道:“现在,让我看看你的本事。你用魔法。我也用魔法。看看你究竟凭什么。比我们高贵一点。”

墨雅的脚步放缓了,阿道夫大公和索菲亚的脚步,也放缓了。他们静静的听着人群中传来的那个年轻的声音。

“身份,地位,权势,财富?这些都不是你比我们高贵的理由。至少在圣索兰帝国三大训练营里不是。”

罗伊缓缓道:“当年。索兰大公创建训练营的时候,就立下了规定。凡入训练营之学员,无论身份贵贱,皆为骑士。骑士尚德,人人平等!这些话,就刻在每一个训练营,每一个城市分院的大门口!只要眼睛没瞎的人,都能看见。”

他的目光,扫过一旁的夏厉等人,“其实,哪怕眼睛瞎了,心没瞎,也能看见!”

罗伊的话,让许多平民学员都情不自禁地攥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关。他们中间,有些人已经是四年级了。在分院训练的这些日子,他们每天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就算被欺负,也只能忍气吞声。从来没有人像罗伊这样,说出这些话来。

而这些话,早在他们的心底深处,压抑了太久!

“你是什么东西!”斯嘉丽面若寒霜,一挥手,释放出了六道冰刃。罗伊自己将自己限制在了使用魔法的范围,对她来说,正是松了一口气。毕竟,魔法师宁愿和魔法师战斗,也不愿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和一个骑士近身搏斗。

可是,这六道冰刃才刚刚浮现,罗伊就如同早已经预知了一般,挥手就是八道风刃,不但将斯嘉丽的冰刃撞得粉碎,而且还把她逼得手忙脚乱。

“那你又是什么东西?”罗伊冷冷地道。

哗,人群爆发出一片哗然声。也不知道是因为罗伊的这句话,还是因为他释放的魔法。

只要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看出来,刚才斯嘉丽的六道冰刃,已经是一个魔导士能够达到的最快释放速度了。这种三级魔法,每一个出现的位置都不一样,在它们浮现于虚空之前,只有控制它们的魔法师本人,才可能知道它们的位置。

可是,几乎是在斯嘉丽的冰刃刚刚浮现的同一时间,罗伊的风刃就撞了上去。撞一个或许是巧合,同时撞上六个,那就绝不是巧合能够解释的了!

“放肆!”斯嘉丽咬着牙,飞快地释放着魔法。

一个身份低贱的平民,却在这里训诫她,这让她充满了一种荒谬感和羞辱感。可如果不正面击败他,她再愤怒也没有用!

随着斯嘉丽暴风骤雨般的攻击,人们的视野中,全被狂潮一般的魔法给占据了。

五级的海怒之熊,六级的火龙术,甚至还有从魔杖中释放出来的一记火龙焰虎,这些魔法一道接着一道,铺天盖地地扑向罗伊。

这是他们见过的,最精彩的魔法对决。虽然只是七级以下的魔法,可是,双方的距离如此之近,释放的速度如此之快,已经快到了目不暇给的地步。

场边的魔法师们已经是目眩神迷。

相较于其他人,他们更能看出其中的奥妙。也只有他们才知道,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已经被罗伊主宰了。

他就如同能预知斯嘉丽的心理一般。不管斯嘉丽用什么样的魔法,也不管她将魔法释放的位置放在哪里,选择什么样的路线和角度,他都只是云淡风轻的一挥手,就以同等级的魔法将其破去。甚至,他的魔法出现的时间比斯嘉丽释放得更早。更快。

在普通人的眼里,这或许是罗伊魔法造诣更高的一种表现。可在魔法师们的眼里。这个悠闲的小子,却如同魔鬼一般恐怖!

即便是他们站在旁边看,都已经油然而生一种无力感,可以想见。当如同斯嘉丽那样在战斗中,被他一次又一次将必杀的魔法如同云烟般挥散。会是多么的难受。

同等级魔法攻击无效!

这个忽然从脑海中闪现的念头,让在场的所有魔法师,都不禁打了个寒战。他们现在脑海中就只有一个问题――这个妖孽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怎么做到的?!

“这就是你比我们高贵的理由吗。好像不太够份量啊。”罗伊以一个火龙术。撞散了斯嘉丽同样的火龙术,冷笑着,缓缓向她走去。

“你凭什么比我们高贵,凭什么可以凌驾于索兰大公的训诫和我们头顶之上,”罗伊一边走,一边施展着魔法:“就凭你能穿得起华丽的丝裙。能用得起珍贵的魔杖?可我看见的,只是昂贵。和高贵没有屁一点的关系!”

罗伊的脸色越来越狰狞,声音也越来越大,就连魔法的碰撞声也掩盖不住。

“真正的贵族,是那些虽然贵为贵族,却依然可以和平民交朋友,依然坚守着自己的正直,公正,每天巡护领地,护卫一片安宁的人!是那些为了平民逃生,而自己向入侵者的营地发动冲锋的人!”罗伊的声音,响彻整个城堡。

人群中的安妮,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泪眼婆娑。

她当然知道罗伊说的是谁。可她没想到,父亲去世这么长时间,就连成天和她在一起的慕尼城的任何一个贵族子弟,都从来没有表达过敬意,而罗伊,却牢牢的记得这一切!

“真正的贵族,”罗伊一步步的逼近已经被魔法压制得只能苦苦抵挡的斯嘉丽,怒吼道,“是那些为了公理正义,为了保护普通人,哪怕只是一个小杂役,也不惜和比他们强大十倍,权势地位高出百倍千倍的人战斗的人!”

人群外,墨雅神色肃然。雨果,庞克,你们值了!

终于,随着一记风刃,劈开了已经魔力枯竭的斯嘉丽的魔法盾,罗伊站到了斯嘉丽的面前。

“真正的贵族,是那些心怀善意,看见路边一个陌生少年被欺负,也要伸出援手;哪怕只是个低贱杂役,也会用心和他交朋友;哪怕自己心头压抑着无尽的委屈,也总是笑着面对身旁所有人的女孩。”说道这里,罗伊的眼眶猛地一热。挥手就是一记耳光。

“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

啪!这一记响亮无比的耳光,狠狠抽在斯嘉丽的脸上,打得她的头猛的一偏。

斯嘉丽懵了,所有人都懵了。

在他们的耳畔,是这个黑发少年的冰冷彻骨的声音。

“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一个平民!”罗伊咬着牙,一字一顿地在斯嘉丽耳边道,“不过,记住,老子是平民,你他妈在功勋超过老子之前,少他妈自称贵族!”

世界,一片死寂。

“杀了他.......”当斯嘉丽回过神来的时候,她浑身都在颤抖着,大叫道:“杀了他!”

四名骑士,如同闪电一边从人群中射了出来。一名荣耀骑士,三名公正骑士,他们早已经站好了不同的方位,早已经在等待斯嘉丽的命令。

当斯嘉丽的叫声才刚刚出口的时候,他们已经用最凶狠的方式,直扑罗伊,要把他当场格杀!

人群一片惊呼。

可就在这个时候,两个身上闪烁着十六个战环的大光明骑士,如同天神般,挡在了罗伊的身前。

“滚!”随着这一声暴喝,和一阵拳脚相加的声音,所有人眼前一花,就看见四名斯嘉丽的护卫骑士,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被震飞了开去。

与此同时,一片火海,一片陨石,一片冰雹,同时笼罩在人群的上方。

“我看谁敢动老子的人!”

以古斯塔斯为首的三位贤者,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罗伊团团围了起来,其中二位连声青筋毕露,怒目圆睁,疯狂叫嚣。似乎谁要是敢动一动,他们就要让这里血流成河!

而在这吼声中,罗伊看着斯嘉丽,不声不响,反手又是一记耳光!

“别忘了,你只是老子的女奴!”

.

.

.

.我想要一棵树,你们给了我整片森林。我想上榜,你们把我顶到了第一。只有感激!!!

.今天,继续求推荐票!

.

.

宝宝发烧推拿退烧图解法
小儿高烧40度有危险吗
小孩反复发烧
小儿风寒咳嗽吃什么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