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史上最贱boss 卷一 飞楼极乐 第七十二章 羞辱【求票求收藏】

2020-01-14 19:08: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史上最贱boss 卷一 飞楼极乐 第七十二章 羞辱【求票求收藏】

被埋进土里的司徒风的猛地抬起头,俊脸上满是泥土,呸了一口,恨恨的盯着赵不语,被天元丝缠住的脚踝上瞬间多出了几道血丝。

“嗬,天下第一gey,会会你!”

赵不语轻笑了一声,捋了捋自己的秀发,脸上带着有些邪行的笑容,看得司徒风一寒。

“gey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很帅!”

“不对,你说话的语气分明不是!”

“算你聪明!”赵不语学着徐元的语气,耸耸肩。

………………

一旁的徐元无奈的摸了摸鼻子,这货模仿我的脸就算了,竟然还模仿我的面!随后两眼一瞪看着无相,“和尚,赶紧脱!哪来那么多废话!”

徐元有些不耐烦了,我特么今日就是要让你丢脸,还跟你讲什么道义?三大派围攻典剑楼的时候讲道义了吗?你们这群家伙搜刮宝贝的时候讲道义了吗?凶狠的举起屠刀的时候讲道义了吗?

没有?

那你说个瘠薄!

“不要欺人太甚!!”无相怒了,打劫就打劫,脱衣服干什么,再怎么狠的土匪也不能这样不要脸的赶尽杀绝吧。

“欺人太甚?哈哈!六岐,既然他不愿意脱,你去给他帮帮忙!”

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死去的那个楼主对三大派的憎恨转嫁到了徐元的身上,仿佛融进了灵魂,虽然看似和穿越后的徐元没什么关系,但此刻的徐元却能将报仇说得很是顺畅。

至少,这个世界本就是如此,我比你强,我就能把你安排得明明白白,你比我强,你能把我砍成死狗,死无葬身之地。

六岐却有些不乐意了,红着老脸到,“楼主,这秃驴……我丢不起那人!”

“踏马的,让你去你就去,啰嗦什么?难道这点小事还让我亲自动手?”

徐元一脚踢在六岐的屁股上发出了一声哐当巨响,奈何这家伙盔甲太厚,徐元感觉一脚踢在了铁板上,疼得龇牙咧嘴,“倒霉孩子,穿这么厚的护甲,怎么不累死你,差点折了我大脚趾头!”

“哈哈哈!笑死我了!”

一旁的司徒风见到徐元瘸着脚在地上蹦了两下,一屁股摔在地上,放声笑了起来。

徐元坐在地上揉着脚趾头,怒瞪了一眼,“你特么的也给我脱!”

“呃……”司徒风瞬间噎住了,这特么要是传出去,自己还怎么去见柳儿?

“看来你俩是想让我帮你们啊!”

徐元大手一挥,内府灵气迅速窜出,汇聚于手心,一道粗黑的火焰腾的一下燃起。

“拼了!”

无相低沉的冷哼了一声,手中掐了一个法决,“大日仁王,起!”

随着他的一声闷喝,金光爆起,形成一道足有五米多高的人影将其罩在其中,微眯着眼睛,宝相庄严,佛光四溢,仿若西天诸佛临身,让人不敢直视。

“仁王印!”

随后,无相口吐闷雷,掌心亮起一个金色佛字,猛的压向徐元。

“楼主!”六岐一见,被这骇然的气势给吓了一跳,疾呼了一声,飞一般的扑向徐元,试图用自己的身躯去为徐元挡下这一掌。

徐元不屑的嗤了一口,“大日仁王??我特么打得你变成大日人渣!”

猛地,徐元双手抬起,内府那颗豌豆大的“结石”迅猛的喷吐出精纯至极的灵气,并疯狂的旋转,按照一个奇怪的路线运行,随后到达两只手的手心,两只手的掌心分别冒出一团光亮,一红,一黑。

两团光亮迅速的形成一道方形的氤氲,薄如纸片。

“诡咒!”

轻轻的吐出两个字,双手猛地一甩,两道光亮迎向无相的手掌。

这便是徐元从牌灵的记忆中新领悟出的招式,攻击的方式很像是蜂吟,仿佛是其进阶版,但两者却完全不同,威力也不可同日而语言。

两道光亮急速的旋转着飞向无相,拉出一连串的音爆,声音爆炸的速度甚至都已经快过的听觉,让人分不清到底是一连串的爆炸还是只有一声爆炸。

无相猛的心中一沉,明显的感觉到了徐元的招式不简单,内府不多的灵气疯狂而出,毫无保留。

“轰!”

“轰!”

两人的招式撞击在了一起,诡咒一前一后轰到了无相的身上,黑色氤氲率先抵达,剧烈的爆炸一瞬间将无相手中的佛字便被打散,手掌诡异的向后弯曲着。

紧接着,红色氤氲接踵而至,凶狠的撞击在无相的胸前,巨大的爆裂声瞬间将无相给轰飞出去,原本无相那死活不愿意脱的衣裤瞬间炸裂。

徐元甚至听到了无相胸前发出的骨裂声,红萤和齐萝嘴角一撇,迅速的别过身,转过头,不去看接下来的肮脏画面。

无相躺在地上挣扎了两下,脑袋一歪,昏死了过去。

“你!还要我帮忙吗?”

徐元双手收起,定在原地,负手而立!盯着趴在地上的司徒风,冷言到。

其实此刻的他双手都在微微颤抖,此招他也只尝试过几次,并不能熟练把控,也许是因为某些地方还不明了的缘故,精纯的灵气每次都会灼伤他自己的手掌。

“不不,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司徒风怕了,他的防御力可没有修炼过不动金身和大日仁王功的无相那么厉害,这一下子要是轰在自己身上,司徒风相信,都不用两下,第一次爆炸就把自己个轰成碎块了。

“这……这是那三块低阶灵宝!”

“这里是我的所有灵石!”

“这是我拍来的那颗玄品丹药!”

司徒风一边往外掏东西,一边呐呐的解释,仿佛这样拖延一会儿徐元就会改变主意,不逼他脱光光一样。

徐元见掏出来的东西中竟然没有那朵佛骨花,心中又气又笑,“这个装逼犯,竟然还跟自己玩藏宝游戏!”

“佛骨花呐,交出来!”

“大哥,大哥,能不能把这花留给我,我要拿去泡妞的,你是不知道啊,我已经单身二十几年了……”

司徒风颓然的坐在地上,没想到徐元竟然将自己的底细摸得如此清楚,甚至连自己身上有多少宝贝都知道。

“完了,这回完了!柳儿飞了!”

司徒风掏出放着佛骨花的玉盒递给徐元,口中呐呐的到。

PS:日常PS!各位读者大大,求收藏求推荐咯(卖大力丸咯)!各位老少爷们,妇女孩子,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兄弟我初到跪地……还望多多支持!

成武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奉贤区古华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医院哪个好
扬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天津专门治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