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炎武战神 第604章 、致命的邪物

2019-10-12 17:51: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炎武战神 第604章 、致命的邪物

虽然独玄突然冒出來的话让凌天羽产生了不安的躁动,但凌天羽也不会被这么吓唬住,不屑的冷瞥着独玄说道:“余地,万灵宗如今被毁,而你独玄与万灵宗之名,以后也将身败名裂,你还何來的余地。”

“我的余地就是她,这个勾结外敌,背叛宗门的女人。”独玄戟指怒目指着紫霜,血瞪着眼。

“勾结外敌,背叛宗门,独玄小厮,我也不想再反驳你了,但你这说的,我只能鄙视你。”凌天羽颇è厌恶,便对紫霜说道:“小霜,这厮畜生我已经留给你了,要杀要剐,随你便。”

“恩。”紫霜沉沉点头,手中现出一柄长剑,冷眼怒视着独玄,脑海里浮现出自己父亲身死的一幕,心如刀割,痛恨增发三分。

报仇,终于可以报仇了。

闭眼,珠泪横落,紫霜娇容颤抖。

“紫霜姑娘,杀了他。”帝血嚷道。

“这畜生,得千刀万剐。”王萧骂道。

“还得拿他去喂狗,这种人,死了也得被狗啃了。”天罗怒形于è。

“抽他筋,拔他皮。”吴转江满脸怒容。

“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战杀双堂弟子,舞动刀剑,呼声一片。

独玄暴戾恣睢,青面獠牙,气得浑身颤抖,却又满脸暴戾的冲着紫霜叫道:“來啊,你杀啊,你敢杀吗,我保你后悔,~”

紫霜双眼一开,凌光一闪,脑海念道:“杀,~”

嗖,嗖,~~

妖卫、金卫与土卫,三卫瞬即施压,将独玄死死的束缚住。

紫霜脸è一狠,手中长剑一动,身化流光,满贯恨意的朝着独玄疾驰而去。

这一刻。

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了独玄的身上,想到接下來独玄身死的情景,大人心。

凌天羽双眼紧凝,心中总有几分莫名的不安,总感觉此刻的独玄怪异的很,但至于是哪里怪异,却又琢磨不透。

而独玄则是面è森狠,冷视着那疾驰的长剑,嘴角边竟是勾勒起了诡异森森的笑容。

咻,~~

疾驰的长剑,当逼至独玄胸口处的时候。

紫霜也跟着抬头望向独玄的那一刹那,胸口里突然像是被针扎了一般,隐隐一痛,整个身子猛的停了下來,气势顿止,略遭反噬。

“呃。”

紫霜轻吟一声,摇摇晃晃的往后退了几步。

“小霜。”凌天羽惊然,当即闪身过去,一手稳住了紫霜的身子。

“怎么回事。”

众人满脸困惑,这独玄那么可恨,怎么紫霜突然罢手了。

不解,很不解。

而紫霜本身也似乎很困惑,她不是说不敢去杀了独玄,而是在准备杀向独玄的后一刹那,紫霜脑海里像是遭到了一股剧烈的震荡,胸口里也发闷的难受,整个人也莫名其妙晕乎乎的。

“小霜,你还好吧。”凌天羽满脸担忧。

“还好···”紫霜的声音有些虚弱。

凌天羽眉头皱得很紧,明显看到紫霜的气è很差,轻声道:“小霜,如果你担心下不了手的话,那就让我來吧。”

“不···”紫霜摇头,脸èyin寒下來,杀气凌然的直视着独玄,手中的长剑再度抬了起來

,咬紧贝齿恨恨的说道:“我一定要亲手杀了这畜生。”

“桀桀,你杀啊,來啊。”独玄得意狞笑,仰头藐视道:“残杀长辈,这可是天理难容,本宗保证,若本宗一死,你也活不了。”

“你给我闭嘴。”凌天羽叫了声。

“闭嘴,哈哈,我现在一所有,烂命一条,你们若敢杀,那便杀,只怕你这个小子会后悔终生。”独玄放声大笑。

“nǎinǎi的,这畜生太可恨了,小僧真他妈的想爆了他。”天罗咬牙道。

“太他妈气人了,死到临头还敢这么嚣张。”王萧跟着骂道,众人亦是义愤填膺,如果他们会吃人的话,那现在可就恨不得把这独玄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凌天羽也很愤怒,但他现在担心的是紫霜,因为紫霜的气è显得越來越差了,再望向自信满满,面è狰狞的独玄,似乎若有所悟。

紫霜近來的怪异境况,会不会与独玄有关。

想着,紫霜又杀了过去。

独玄冷视着紫霜,狂笑:“哈哈,给你杀也杀不了,废物。”

紫霜咬牙一狠,长剑猛的挺近一分。

可到独玄胸口的时候,紫霜的手腕一抖,娇躯一颤,又停了下來,娇容失è,摇摇y坠。

众人完懵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独玄讽笑:“呵呵,不敢杀是吧,当然,这等残杀长辈的事情,天也不容许。”

凌天羽终于怒了,吼道:“你他妈的给我闭上臭嘴。”

嘭,~

凌天羽一记重拳轰了过去。

独玄痛叫一声,狠狠的被击落入废墟中,碎石四凌天羽气急,正y再冲上去扇上独玄几个耳光。

突然。

“啊,~”

紫霜痛叫了一声,口中鲜血飞溅,虚弱的身体,沉沉的往后倾倒。

“紫霜姑娘,。”

“嫂子。”

众人脸è惊变。

“小霜,。”

凌天羽立马闪身过去,稳稳的抱住了紫霜。

“天羽···”紫霜娇容发白,颤颤的说道:“帮···帮我杀了他···”

“我···”凌天羽愤然,抚着紫霜的面颊问道:“小霜,你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我···我胸口突然好痛。”紫霜虚弱的回道。

“胸口。”凌天羽脸è一怔,再回头望着满脸狞笑的独玄,终于醒悟了,怒视着独玄叫问:“独玄,你这卑鄙,到底对小霜动了什么手脚。”

闻声,众人一惊,经凌天羽这么一说,也总算是若有明悟,感觉这紫霜的异变也确实是颇为古怪,而这独玄也反常的异常可疑。

独玄不怒反笑,戏谑道:“小子,看來你也不蠢吗,不错,早在玄灵洞的时候,本宗确实是对这个背信宗门的女人动了个小小的手脚。”

“你···”凌天羽气得脸冒黑线。

独玄摇摇晃晃的撑起了身子,很嚣张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还很装逼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与头发,神情冷漠的说道:“本來这东西是准备要对付你这个小子的,但你在玄灵洞留下那个小畜生意图伤害本宗的时候,本宗便在那时突然改变想法了,我想,若要控制你的话,我倒觉得控制住这个女人会好,因为本宗看得出來,你很在乎她。”

紫霜痛恨不已,想不到早在玄灵洞的时候独玄就暗暗的对自己动了手脚,实在是可恨啊。

凌天羽一手抱着紫霜,直指怒问:“你到底用了什么邪恶的东西。”

“血元种子。”独玄回道。

血元种子。

众人疑惑,根本闻所未闻,但听起來就是那么邪恶,绝非寻常之物。

“是什么东西。”凌天羽叫问。

“一颗來自魔族的邪恶种子,是一种形的邪物,就像是空气一般,被人偷偷种下了血元种子也不会察觉。”独玄冷笑道:“呵呵,只是,这血元种子不易寻得,我爷爷独天老祖也是有幸进入魔窟才侥幸寻得了三颗血元种子,而我手上,刚好就有这么一颗,知道这血元种子有什么厉害之处吗。”

凌天羽咬牙切齿,金刚怒目。

独玄邪邪一笑,yin森森的说道:“那我就跟你这么说吧,这颗血元种子已经融入了我的jing血,也就是说,如果有人体内被种下了沾上融有我jing血的血元种子,那么血元种子在不久之后便会在他的体内生根发芽,至于成功发芽之后呢,那么他的xing命与我相合,也就是说,我遭受的痛苦,乃至是死亡,那个人也会跟着承受同等的伤害,但如果是那个人受到伤害亦是死亡的话,却不会对我有丝毫的影响,所以,你现在伤害我,或是杀了我的话,那么你就等于在伤害你的女人,亦是亲手杀了你的女人。”

凌天羽愕然,难怪近紫霜会突然间莫名其妙的痛楚,想來血元种子已经在紫霜的体内生根发芽,而独玄近來在恢复伤势过程的时候,也让紫霜莫名的遭受到了些同等的痛苦折磨。

“卑鄙。”凌天羽狠狠的骂了声。

众人亦是愤怒至极,想不到这独玄竟然如此的卑鄙,连魔族的邪物都用上了,甚至还对自己的弟子下手,简直就是猪狗不如。

紫霜脸è一颤,一手按着胸口,恨恨的说道:“天羽,别管我,···帮我杀了他,一定要为我父亲报仇。”

“我···”凌天羽眼中噙泪,痛苦万分,正如独玄所说,现在杀了独玄,就等于亲手杀了紫霜,凌天羽怎么可能做得到。

帝血他们默然,虽然气愤的想要将独玄碎尸万段,但现在只能强忍着,因为现在紫霜与独玄的生死是共存的。

独玄面è森霾,冷视着凌天羽说道:“呵呵,杀了我,可以,你尽管放手,但本宗想,要你亲手毁了你心爱的女人,你做不到吧。”

“你···真他妈的连畜生都不如。”凌天羽咬牙骂道,痛恨的几乎要咬破了嘴唇。

“哈哈,你骂吧,尽情的骂吧,本宗早已跟你说过,你早晚一天会死在女人的手上,这,就是你致命的弱点。”独玄狂笑,怒然道:“还什么狗屁宁负苍天不负卿,真是狗屁。”

凌天羽握拳,攥入血肉,痛到万分,恨到极度,可又可奈何。

这苍天,可真会玩弄人。

成都棕南医院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靠谱吗
成都棕南医院怎么样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成都棕南医院预约挂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