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小皇后驾到 七十五 你还是戴上面具吧

2020-01-14 18:54: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皇后驾到 七十五 你还是戴上面具吧

房间中,传来了常少爷一阵阵的尖叫一声。守在楼道中的随从相互对看了几眼,猥琐的笑着,说:“你看,常少爷这叫得多欢呀。“

“是啊,哎哟喂,要是常少爷今天开心了,说不定等会会给我们一点赏钱呢。“一个随从贪婪的笑着,将脚跨在了台阶上。

“是呀,不过要等多久?要不然。“另外一个随从笑眯眯的说。

“你还是忍忍吧,等常少爷出来,有了赏钱,我们自然可以找几个姑娘乐呵乐呵。“

“也是,那就忍忍。主要是这里又是寻芳楼,那姑娘扭着屁股从我面前走来走去,真是忍不住啊。“

“忍不住也得忍着,哈哈,瞧你这个上脑的劲儿。“

就在几个随从大汉相互开着黄色的腔,只听见咕噜咕噜几声。其中一个眼尖的看见几个小金锭子不知道从哪里滚到了楼道下。

这几个大汉相互看了一眼,撒开了丫子就捡了起来,嘴里还嘀咕着:“寻芳楼不愧是抚州最大的姑娘楼了,连路上都能见到钱。“

“就是,就是。“

此时,只见一个敏捷的人影,从二楼的栏杆处跳到了门前,推门进了去。

房间内,烛火还在悠然的闪动着,龙骧看着凌乱的房间,掀翻的椅子,砸在地板上摔得粉碎的杯子,那被扯掉的床帐。很明显,是有着剧烈的挣扎。

房间内空无声音,一眼之内,也看不见人影。龙骧不由得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难道,是自己来晚了?若颜徐少了一根汗毛的话,龙骧定要将常家,五马分尸。

此时的龙骧,是忐忑,又内疚,还有悔恨。

龙骧向前踏了一步,踩在了那碎片之上,发出了咯咯的响声。再踏一步,他朝着那凌乱的床铺走去。

当走到第三步,他在床铺底下看见了一个赤裸着上半身的人,那个人,翻着白眼,晕厥倒地,不省人事,那个人赫然就是常少爷。

常少爷的面前正蹲着一个人,背对着龙骧。那个小女孩的手正放在了常少爷的胸口上,那胸口处微微的渗出血迹。

看见这个女孩的背影,龙骧喜出望外,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看着女孩虽然穿着薄纱,却一点未动的衣服上,龙骧不由觉得万幸,所幸,自己还未来迟。

他缓缓的,低声的唤了声:“颜徐。“

就是这样浅浅的一声,他看见那个小女孩的弱小的肩膀颤抖了下,这个颤抖虽然细微,却让龙骧的内心不由得抽搐着,那是心疼。

龙骧知道,颜徐,定是害怕了。随园的案子,自己不可能不管,因为,自己是帝上。那么颜徐呢?自己又要用什么身份自处?

龙骧看不见,那声叫唤之后,颜徐那双红色的眼眸,迅速的退散,身上那红色的戾气也退回了她的身体,放在心脏的手,不再显得如此有力,她的面容不再邪魅,而是退回了冷淡,还有点惊喜。

颜徐转身,看见了那梦寐以求的人儿正站在自己的面前,颜徐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转身扑进了龙骧的怀内。

龙骧紧紧的抱住了面前的颜徐,一个抬手,将颜徐抱了起来,左看看右看看,确认了颜徐没有任何的受伤后,才松了口气。但转而看见了颜徐身上的薄纱后,脸不由得红了红,略带着结巴道:“这,这个衣服,是谁给你穿的。“

颜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兜,说:“好看吗?她们说,男人都喜欢这样,若隐若现。“说完,颜徐还撩了撩自己身上,过长的裙摆,补充道:“王珏也是这样穿的。“

“你不一样。“龙骧从她的手中扯下了她刚刚撩起的裙摆,皱着眉头说:“以后不准这么穿,你还是个孩子,这么穿成什么体统。要是让登徒子看上了,还麻烦。“说完龙骧用力的瞪了瞪那倒在地上的常少爷。

若是早知道常少爷是这般人,第一次在常州见到,就该废了他。

“他为何倒在地上?“龙骧心中不由得疑惑。

颜徐看了看那地上,随意的说:“我也不知道,他一进来就脱衣服,然后就好像发疯了一样,到处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接着就倒在地上了。“

“那这些都是他弄的?“

“对呀,都是他。哎哟,他有什么好说的,你看看吾。看吾这般,美吗?“颜徐想到自己脸上的妆容,便眨巴眨巴眼睛,对着龙骧扇动着。

之前一直在关注着颜徐有没有受到伤害,听了颜徐的话才将视线转到了颜徐的面容上。

一双大大的眼睛,正快速,连续的眨巴着,她的眼睛?抽筋了?

但是那脸颊两边的两个圆圆的腮红,还有那通红的嘴巴,又是怎么回事?虽然颜徐的脸蛋生得绝美,但配上了这不明所以的脂粉,看起来,着实像,大街上,唱大戏的。

想到这里,龙骧不由得失声笑了起来。

“是寻芳楼的姑娘把你打扮成这般的?“

“她们说,男人都喜欢浓脂抹粉的。“

“所以,你才把自己涂成这个猴子屁股一样?“

龙骧并没有意料之中的夸赞,反而笑了起来,这点让颜徐不太开心。一个生气,额头,就朝着龙骧的额头上轻轻撞了上去。

“哼,她们又骗我。“

“那,也许也有男人喜欢这样的。所以,她们也没有全骗你。“龙骧笑着,点了点颜徐的额头。

“那她们还说,只要脱光光,睡一觉就会生孩子了,这个是真的咯?“颜徐突然想到了什么,眨巴着眼睛说。

“额。。。。。。“龙骧愣了愣,觉得,还是换个话题合适店,虽然,颜徐对于跟自己生孩子这件事,总是有着莫名的执着。

龙骧倒不反对,只不过,不是现在。

龙骧微笑着说:“你就算不上脂粉,都是好看的。“说完龙骧用自己的手掌抹去了颜徐两颊上,圆圆的腮红。

这不抹还好,当抹去那圆圆的腮红,龙骧越觉得面前的颜徐容貌倾城绝色,不由得呆了一呆。急忙扭开了脑袋道:“你的面具呢?还是戴上好点。“

过道上,

那三五个大汉仍旧沉浸在自己刚拿了金锭子的欢喜中,倒是一个大汉道:“诶,里面怎么没有了动静,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应该不会吧,常少爷应该没问题吧。“

“不然,我们还是去看看?最多被骂出来,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可不得了啊。“

“嗯,你说的对,去看看。“

突如其来的安静,让常少爷的三五个随从,决定去房间看看。

房间内

龙骧也正等着颜徐。

待到颜徐换好了原来的衣服,戴好了面具,手里拿着心爱的乌龟壳,正在鼓捣着什么。龙骧过去一看,颜徐正想将那红色的薄纱裙子往里头塞。

龙骧苦笑了下,说:“你在干嘛呢?“

颜徐低着头,继续鼓捣着说:“想留着,长大穿。“

龙骧伸手拿起了那裙子说:“你长大怎么能穿这个若,若你真的要穿,长大再给你买就是。我们也差不多要走了。“

颜徐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听话的爬上了龙骧的身子。

正巧门口传来了那随从的声音:“大少爷,大少爷,你没事吧。“

“大少爷?里面没有声音,要不进去看看?“

里头依旧静悄悄的,引起了外面随从的讨论。龙骧屏住了呼吸,看着那木门,脑袋里迅速的思考着,自己待会,该如何出去,是闯出去还是?

济南华夏医院在哪里
成都九龙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济南牛皮癣医院到哪家权威
沧州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肇庆哪个医生治白癜风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