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傲天战神 第六百四十五章 魔障

2020-01-13 21:39: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傲天战神 第六百四十五章 魔障

翅膀受伤并不像身体受伤那么容易愈合,并不是只要用上一diǎn神力就可以修复,对羽族来説,血脉觉醒以后,翅膀远比身体更加重要。

只要不死身体都能用神力修复愈合,翅膀却是不一样,可以让他们的战斗力更强,如果受伤不能调理好,就算活下去,战斗力以后也会打折。

羽长生落下地上,看着被林峰撕去的一半翅膀,一股怒意莫名奇妙的涌上来,一时大意竟然让蝼蚁给伤了。

“魔障!”

羽长生仰天长啸,从他身体里面涌出大量魔气,打这个地方笼罩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一些巨石被卷入当中。

默契旋风骤然变大,笼罩一方,把林峰卷入当中,周围陷入滚滚的黑暗,不但让林峰看不清周围,而且连神识都受到主动,也没有办法感应周围的力量波动。

因为魔气漩涡当中,力量混乱,把一切稳定的东西,都变得混乱了起来,根本没办法感应。

轰!

羽长生隐没在魔气漩涡当中,神出鬼没,一拳轰在了林峰的身后,让他胸口的鳞片破碎,留下一个拳印。

“滚出来。”

林峰怒吼,手中不断结印向着黑色漩涡拍出,想要把羽长生逼出来,这样的情况,根本就没法打,根本捉摸不到羽长生的身影。

林峰怒吼,消散在魔气漩涡之中,噗嗤一声,一柄石头炼化的长枪出现,直接刺向个林峰的额头。

轰!

林峰一拳石打爆,向着刚才石枪出现的地方一拳轰出,结果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林峰,你是找我不到了,在黑暗之中,我才是王者。”羽长生嘿嘿大笑。

林峰想了一下,这些魔气,才是根源,如果自己能消掉这些魔气,才有可能找到羽长生。

“是吗,那如果没有这些黑暗呢?”

他冷笑説道,要消掉这些魔气并不是没有办法,他身上有着佛门净化的力量,説定不可以做到。

“唵!”

他盘坐在虚空,心神停留在四周防备羽长生偷袭,身后出现一个双手合十的巨大金色身影,如同三千罗汉正在吟唱。

让周围金光大盛,只是片刻之间,他的额头已经见汗,这样的消耗太大了恐怕他还没有坚持到魔气被净化,自己就已经神力耗尽,到时候自己就算破了破了魔障。

也已经沦为砧上之肉,神力消耗一空,是修士最忌讳的事情,必须要另觅其它的办法才行。

“或许,还有一个办法。”

林峰看着周围浓密的魔气,形成的黑色魔障,羽长生就隐藏在当中,必须要想办法把他逼出来。

他抬手摘取一律魔气会球,直接吞了进去,让魔气流动全身,这个办法很冒险,他只能动用一xiǎo缕就算行不通都还有办法挽救。

魔气进入体内,极速流窜,下载侵蚀他的身体,要把他魔化。

“愚蠢,竟然吸取魔气,这只会让你变成我的奴隶。”羽长生在魔障之中,看得一清二楚。

嗡!

林峰神海之内黑色珠子骤然翻转出来黑气,比魔气更为浓郁,不断的吞噬被他吸入体内的魔气,作为壮大的根本。

“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

林峰冷笑,没想到就这个办法真的可以,他现在可以説是肆无惮忌了大口的吞噬着魔障的黑气。

顿时让让魔障薄弱了不少,神海之中的那黑色珠子,不但旋转,不管林峰吞噬多少魔气,它都照单全收。

形成魔障漩涡的魔气,是从羽长生的体内出来的,一般人粘上就会影响心神,吸取过多就会变成魔化,转变成为他的仆人。

一开始他还能淡定自若的看着林峰的做法,等到林峰魔化之后,酒鬼跪倒砸自己面前,有什么比收取一个强大的人,来成为自己仆人,更有兴趣。

只是片刻,他就变色了,林峰已经吸取了大半的魔气,竟然还在不断吸取吞噬,根本一diǎn魔化的迹象都没有。

魔障!

是他动用大部分的力量使用出来的宝术,现在他的神海当中的神力已经所剩无多,如果魔障这样就被林峰破去,恐怕对会自己不利。

“杀!”

羽长生大吼,在这片魔障之中就是他的天下,现在要做的阻止林峰继续吞噬魔障之中的魔气。

他张嘴把魔气全部吸入体内,变成衣服墨色甲胄敷在在身体之上,有神光流动,乱发飞舞,一双翅膀在身后煽动,身体随着翅膀的煽动在虚空之中上下起伏。

羽长生伸手在虚空一窝,魔气聚拢变成一根长枪,指着林峰骤然杀了过去,长枪如同蛟龙舞动。

逼得林峰不断后退,每一枪都洞穿虚空,如果挨上,必然是非死即伤,就算有龙鳞都难以抵挡这样的攻击。

锵!

林峰手中出现方天画戟,架住了长枪,两人的速度快到极致,在虚空中方天画戟爆发出来的白色神光,跟魔气凝变的黑色长枪,不断的碰撞在一起,黑白交融。

林峰挡住长枪,方天画戟震动,爆发出一起符文,轰然一声震碎黑色长枪,毕竟这长枪只是魔气凝化,远远比不上真正的古器。

“死!”

林峰咆哮,快速逼上前,不想给羽长生任何机会,噗嗤一声,方天画戟落下,把羽长生胸前黑气凝变的甲胄划开。

不过也是紧紧而已,伤不到羽长生,因为羽长生看到事情不对,翅膀闪动,快速向后倒退。

看着空口甲胄的一道大口子,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如果自己慢上一diǎn,恐怕已经被林峰手中的方天画戟斜率劈成两半。

林峰心中也有diǎn惋惜,如果自己的速度能跟上羽长生,这一击就能要了羽长生的xiǎo命。

不过砍到羽长生胸口的甲胄,已经让他发现了一个问题,羽长生的速度开始慢了下来,裸露在外面的脸色,有diǎn煞白。

“你还有多到神力能用?”林峰指着羽长生,这样的大战,如果不能把对方格杀掉,恢复神力。

想要一边战斗一边吸取元气炼化成为神力,明显赶不上战斗的消耗,自己就可以完全慢慢耗死羽长生,方正这个地方已经被封锁起来,不怕羽长生逃走,除非羽长生能有掀翻魔血鼎的能力。

羽长生看着他,脸上同样也是嘲笑,自己须然神力不多,不过林峰也只是用秘法提升实力,只要等对方秘法消失,到时候再实力的差距下,他就算剩下十分之一的能力。

想要杀死一个灵基四境的修士,不会有很大的难度,反而笑道:“用秘术提升境界,这样强大的力量,你又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可以支撑到杀死你的时候,你惹错人。”林峰脸色一寒,不再拖延时间,这样下去,让羽长生吸取元气恢复,他可不想再恶战一番。

而且他身体里面的尸毒,在他动用了大量神力之后,似乎对尸毒失去了压制,尸毒的蔓延速度机会快上了一半。

他额头的符文已经被感染了一半,不能继续拖延下去,到时候自己变成尸妖可不好玩。

“我不会给你説遗言的机会。”林峰大步向前跨去,脸上很高傲,单手持着方天画戟俯视着劈杀。

心中却暗自xiǎo心,毕竟对方是一个活了很久的老古董,怕羽长生做困兽之斗,来个临死反扑。

噗!

羽长生被劈成两半,消失在原地,虚空中没有一滴血落下,羽长生的速度太快了,他只是劈中了羽长生的虚影。

“神力耗尽,还能有这样的速度,果真不能xiǎo视。”他心中自语。

轰!

阵旗一阵晃动,羽长生全力一拳轰在阵旗之上,想要逃出去,现在自己神力不继,再缠斗下去,自然清楚后果。

所以一开始他跟林峰分开的时候,就开始寻找突破diǎn了。

魔血鼎震动,发出神光让在羽长生那一角的附近阵旗,稳定下来,让林峰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个阵法是他第一次弄,对手羽长生这样的强者,普通阵旗没有一些特别的法器作为镇压,很容易就会被破坏。

现在他反倒不急了,羽长生既然萌生退意,自己不如就趁机消耗一下他的神力,让自己最后对付他更简单一些。

“羽长生拿命来!”

林峰大吼,声势浩然,看上去可以毁天灭地,让羽长生不敢硬撼,最是不断的退避。

林峰看到羽长生退走,心中更是得意,如果羽长生敢硬的憾的话,反而会看破其实他只是虚张声势。

“羽族xiǎo儿,有本事来跟我大战三百回合,看我把你斩在刀下。”他大喝説道,人却不上前,不敢把羽长生逼得太紧。

羽长生脸色阴沉,对林峰视而不见,一边在虚空游走,一边在寻找力量薄弱diǎn。

轰!

他对着其中一个阵旗轰了下去,让大阵晃动,当他要轰下第二击的时候,魔血鼎又是一阵神光闪没,挡住了他的攻击第二次攻击。

让他一阵皱眉,看着魔血鼎,总是觉得有diǎn眼熟,只是一时间又想不起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管如何,这古鼎看上去似乎就是整个阵法的的中心枢纽,如果不想办法切断古鼎跟阵法的联系,恐怕他没有机会逃出去。

他深吸口气,预算了自己还能坚强多少使用宝术攻击,眼睛眯成一条线,心中顿时有了对策。

砰!

羽长生手中出现星辰之力,比林峰使用的弱了很多,不过也是一桩,难得的宝术。

魔血鼎颤动,三大凶兽图形爆发出神光,夔牛,碧眼麒麟,凤凰,这三种凶兽都被魔血鼎吸收进入当中。

现在一起呈现出来,围绕在魔血鼎的上方,在俯视羽长生,只是瞬间,看到鼎身上面的各种妖兽图案,羽长生楞住了。

“魔血鼎!”

羽长生如同见鬼的尖叫,倒退了回去,脸上充满的惧色,喃喃自语:“不可能,这一定是仿制品,真正的魔血鼎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柘荣县中医院
永善县中医医院
甘肃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台州比较好的牛皮癣医院
南充知名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