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逍遥军医 第九章 区别

2019-10-12 17:31: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军医 第九章 区别

如果刘长元继续玩他自己的并不会打搅巴克和小乞丐的节奏。

但他有父母啊,望子成龙的父母总想让这个因为玩络游戏被大学退回来的孩子,做点什么摆脱那种他们认为不健康的生活,现在就跟昨天的巴大成夫妇一样在街对面看,只是心情就完全两样。

当爹的过来一巴掌扇到儿子后脑勺上,铁路工人,还能指望有多有效的教育方式?真教得好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刘长元嘭的一下就跳起来要发作,看见是自己的父亲,才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母亲拉着就苦口婆心:“跟志明哥好好学点手艺,学学怎么做人……”

巴克就抽空对这父母笑笑,继续忙自己的,这做人得自己悟,别人说了都没用。

那比巴克也就小个四五岁的年轻人更在乎的是自己那莫名其妙的自尊心,被父亲当着这么多食客打了一巴掌的屈辱感就好像烤炉里的火一样烧着他那完全不成熟的心,基本是被母亲拉着,心不甘情不愿的过来端盘子,这样的工作态度能好,才怪了。

何为服务业?那就得有一颗服务的心,巴克真是放盘子时候半弯腰的,他不觉得这有没有辱没自己那叱咤风云的杀手气质,做什么都得用心投入,这是他在战场上学到的生存法则,小乞丐端着鞋盒子,人家给了钱都跟人鞠躬!

那是生活的真实感受

,他似乎还把这种当成对自己父亲的反抗,很有些挑衅的偷偷看那个生气的父亲,小乞丐吓一跳,想伸手做点什么,却有些怕刘长元,毕竟比他高大,好像跟巴克也很熟。

巴克眼观八方,两把长刀一摆,就伸到人家桌面上,正要不满吱声的食客就看见他那张没笑意但还算殷勤的脸:“免费赠送新口味品尝一下……”刀尖一错就把铲在上面的肉块,一盘一片的拨下去,浇灭了食客的不满,惊喜的给他点头说谢谢。

没有意识到别人在替他揩屁股,刘长元继续不满的把自己那点情绪带到各方,巴克笑着就继续赠送所谓的新口味给别人,小乞丐连忙加快了自己的频率,想尽量减少刘长元的接触。

巴克暗道这孩子有眼力价!

父母的脸上几乎挂着谄媚的抱歉笑容了,刘长元却极为不屑的维持自己那点可怜的自尊心,正好端着的盘子有点烫到他的手,哎呀一声就扔了盘子在桌上翻覆,装摆在肉片上的水果跟酱汁一下就溅到了顾客身上,夏日的衣衫本来就薄,女顾客慌不迭的跳起来,口中已经不干不净的骂起来:“狗日的没长眼睛么?”

刘长元脖子一梗:“谁叫你不让开!”原本情绪就不好,如同鼓胀的皮球给撞到利刺一般爆发出来。

他的爹妈大急的就要过去,一直没吭声的巴克却手一摆,长刀就挡住了长辈低声:“揩屁股要揩一辈子?”一动不动的长刀刀背就好像一道栅栏,坚决而纹丝不动的拦住了这俩满脸焦急的父母,可怜天下父母心!

推开或者蹲下躲过长刀,是能过去的,看着那已经二十出头却让他们操碎心的孩子,感受着身前在烤炉上加热的厨刀,老两口迟疑着站住了,小乞丐看着巴克的动作也站住了。

啪的就是一巴掌,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了刘长元的脸上,是那被烫到姑娘的男朋友愤然出手:“你特么的会不会做生意,会不会做人!做错事道歉都不会?”话说渝庆年轻人的脾性是比较火爆,就跟这座城市的天气和火锅一样。

刘长元有些惊呆了,下意识的回头看自己的父母,却看见他们没有一如既往的来填补自己犯下的错误,更加惊讶,也有些愤然,转手也就朝着别人脸上扇过去!

哪有做生意敢跟食客动手的?服务业基本都是个任打任挨的窝囊气吧?周围一片大哗,巴克却神色自若的继续削肉烤自己的东西,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看着周遭看热闹的人,还好烤炉高温熏人,他的周围没那么拥挤,接着就看见方灵颖也踮着脚好奇的站在外围,朝他挥挥手:“这边……”

结果方灵颖今天带了俩个人一起,一中年一年轻的男人,帮着方灵颖一起挤进来,听见方灵颖介绍:“味道很有特色,正好也到饭点了,就请你们来吃点特色口味……”

巴克脚下本来都已经帮方灵颖拨拉出了那单独的塑料板凳,看见三个人,就干脆扔了手中的刀,转身朝已经动手扭打的那张桌子过去,因为摆着桌子的缘故,摆摊内部中心除了坐在桌边的人,反而没周围围起来拥挤,过去一手抓了那张空出来的桌子,一手就去叠椅子要拖过来。

惊叫着跳开的被烫姑娘注意力都在动手男朋友和那可恶的店小二身上,没在意桌椅,但围观者的眼睛都集中在这里啊,没想到这烤肉排挡的老板居然就当纠纷没发生一样,自顾自的搬走桌椅?

巴克脸上没表情,他有那么一点点惊讶的是那个跟方灵颖一起来的年轻男人也跟在他身后过来了。

小乞丐也怯怯的挤过来,很明显他一贯是躲着这种场面的,但看巴克过来搬桌子,这孩子也偷偷拖椅子。

巴克是真不在意这种类似小朋友扭打的玩笑,也打不出个什么名堂来,看这俩位年轻人都是花拳绣腿的蹦跳摆手,就跟两只小公鸡一样脸红脖子粗,还是实际点搬张桌子招待客人重要。

当然这番打闹,让烤肉排挡成了周围越聚越多的中心,也算是给烤肉铺做广告。

不过巴克唯一没想到的就是那陪着女朋友的男青年有同伴,他们本来就是先占着桌子,人家去旁边便利店买啤酒了。

砰的一声清脆炸裂声,一瓶刚才还冰镇的啤酒就直接砸在了塑料桌边上,怒喝声传来:“谁让你搬桌子!我哥们儿被打了!给个说法……”

巴克有点漠然的抬头看着面前怒目金刚般的年轻小伙子,他身后还有俩小伙子转身去帮那个地上摔打的,一起动手揍刘长元。

几乎不需要忍耐,巴克只是很外国人风格的耸耸肩表示无奈,放弃了面前的桌子,转身踱回去,给方灵颖摊开手表示没桌子了,小乞丐也灵巧的跳开跟着巴克后面躲回来。

只是刚刚转身,就和那个跟在他身后的方灵颖年轻同伴擦身而过,几乎是下意识,巴克的眉头皱了一下,眼睛立刻从方灵颖脸上移开,要放到旁边这人的腰间,那里刚才有样似乎很熟悉的东西碰了他!

但巴克控制住了自己的眼睛,重新放回方灵颖的脸上,脚步也走回去,但飞快的瞥过她旁边那个大约五十来岁的年纪较大男人面孔,不注视,只是仿佛不经意的目光扫过,可那个男人却感觉到什么似的,敏锐的转过来看他!

果然,在巴克身后,那个快步迎上去的年轻人突然就提高了声音:“好了!我是警察!如果再不住手,我就马上通知出警,你们就只有到派出所去过周末了!”手中还举起了一张有金色徽章的证件。

原本有些喧哗沸腾的局面就好像给浇上了一大盆冰水,噗嗤一下就安静了,那个之前还凶神恶煞跟巴克叫板的年轻人都一闪身躲到了人群后。

只有刘长元一脸的血迹跳起来破口大骂:“警察都特么是出完事才出现,有个屁用……刚才谁打我!”他那双看见儿子被围打的父母早就挤过去,巴克张了一下手打算拦住的,但只是抬起来就放弃,人家有人家的活法。

可心疼的父母刚伸手扶儿子,立刻就成了这自讨没趣的年轻人最佳出气筒:“你们来干什么?你们能做什么?没钱没势!老子才活得这么下贱!老子天天躲在家里打游不更好,要老子出来丢人现眼!”因为他明白这个社会,只有这对父母才会没有底线的忍让他,忍让这个根本无法面对社会的可怜虫。

纵观整个过程,明明是他自己出错在先,又被人欺负,现在居然拿父母撒气,周围议论纷纷的骂声还不少,连打了他的几个年轻人都觉得自己高尚起来,有些得意洋洋的走回来坐下,巴克就好像没听见这些喧哗,重新回到烤炉边,取出单独准备的一些配料菜放到方锅子的一个角落加热。

成功制止了打闹的年轻警察也成为关注的中心,他轻描淡写的劝了几句刘长元,毕竟只是几下拳脚相加,说不上很重,对面那个开始跟他单打的年轻人也有伤痕,真去派出所调解估计也是各打五十大板,叮嘱刘长元听爸妈的话,压住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年轻人的火气,就转身回来了,皱皱眉:“环境这么差,我们换个地方?”

同样都是警察的身份,看那老杨腰间的制式皮带和这位的ga金鹰名牌带扣就知道家境的区别了。

苏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保山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吉首治疗宫颈炎费用
苏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保山治疗妇科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