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九尾美狐赖上我 第1216章 诗惊天下!

2019-09-11 11:06: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尾美狐赖上我 第1216章 诗惊天下!

“好一个天生我材必有用!”

后殿中,皇帝忍不住拍了一下手掌,赞道:“诗仙之名,当真是名副其实啊!”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待颜雨辰念完,大殿之中,突然变的死一般的寂静。

就连刚刚激动不已的李白,此时也是神情呆滞,一言不发,他的耳中,一直回荡着这首豪迈奔放的将进酒,久久不绝。

1帘之隔的后殿中,皇帝缓缓地坐在了下来,嘴里喃喃念道着,竟从开头第一句,全部默记了下来。

老祖宗不善诗词,此时见气氛不对,不禁问道:“此诗如何?”

老太监激动非常地道:“回禀老祖宗,此诗一出,今晚再也无人敢与其争锋!此子如此年轻,竟有如此震天动地之才华,实在是令老奴大开眼界啊!我未央国

,人才济济,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老祖宗一愣,看了身边的少女一眼,忽地笑道:“眼光倒还不错。不过,光有文彩可不行。”

“啪!”

皇帝猛地1拍桌子,站了起来,双眼光芒熠熠道:“老何,把这人记下!我未央国有如此才子,朕居然都不知道,看来那些行尸走肉的脑袋,是不想保了!”

老祖宗看了他一眼,道:“就做了一首诗而已,皇帝何必如此激动。一国之主的性子,就不能沉稳点?”

皇帝兴奋地道:“祖母,您有所不知,此诗一出,势必天下闻名!此子未经思索打磨,便随口吟出,可见其腹中才华,何其之高,实乃不可多得的人才!孙儿见才欣喜,难免激动了些。”

老祖宗眼中露出了1抹戏谑之色,道:“比你那心中认定的驸马爷宇文擎,如何?”

皇帝为难了一下,摇了摇头道:“宇文擎虽然也有才华,但此诗一出,他若是聪明,是绝对不敢再开口的。不然,就是自取其辱了。”

殿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剧烈的惊叹声。

“好诗!好诗啊!”

“人生得意须尽欢,天生我材必有用!果然不愧为诗仙啊!”

“诗仙之名,名副其实!佩服!佩服!”

“此诗一出,天下诗词,皆黯然失色啊!”

众人惊呼击掌,赞不绝口。

文人向来自负,但对好诗好词,绝对不会吝于赞美和敬佩。

宇文擎眼角抽搐不止,左手死死地握紧了手中的酒杯,脸色变的难看非常。

他腹中的确早有诗稿,并且也是好诗,但若是跟这首诗比起来,那就是狗屎不如了。

他心中不甘,只得回过头,看向了身后的几名文人。

这几人都是尔离国申明远扬的才子,他只希望有人可以作出更好的1首,把那小子给压下去,就算不是他作的,只要能够看到那小子吃瘪,他就心满意足。

但是,身后那几名刚刚还高傲无比的年轻人,此时,在听了这首将进酒后,顿时满脸震惊之色,再也没有了丝毫倨傲。

他们见太子殿下的眼光看来,皆是心虚地低下了头,满脸惭愧。

“废物!”

宇文擎恶狠狠地低骂了1句,“咔嚓”1声,捏碎了手里的羽觞。

谁知站在上面的颜雨辰,连忙道:“宇文兄万万不可妄自菲薄,即便宇文兄自知不敌,也不能骂自己是废物啊,人啊,要晓得自尊啊!”

“噗嗤——”

殿后厢房中,落樱十九再次忍不住,笑了出来,连忙捂住了嘴巴。

老祖宗看了她一眼,叹道:“这小子,一看就不是个老实的人啊。”

宇文擎气的满脸发白,猛然地站起,指着他道:“你……你放肆!本太子……”

话还未说完,颜雨辰便拱手道:“太子殿下,刚刚你不是说你腹中早有诗稿吗?请!”

众人的眼光,齐刷刷地看了过去。

宇文擎气的发白的脸色,瞬间变的涨红,恨恨地看了他几眼,然后袖袍一拂,坐了下来,满脸阴森地道:“本太子又忘记了,不吟了。”

颜雨辰笑眯眯地道:“那太子殿下觉得在下这首将进酒如何呢?是否是比太子殿下那首胎死腹中的诗,好上许多呢?”

“你……”

宇文擎怒目而视,气的浑身发抖,却因为场中都是重要贵客,只得忍耐下来,咬着牙道:“颜公子的将进酒,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好诗!本太子的诗……比不上!”

最后三个字,充满了屈辱的恨意。

但是,比不上就是比不上,他不可能睁眼说瞎话,在场坐着的,身份地位都不比他差,人家都赞不绝口,都说是好诗,他如何能辩驳呢?

他身为尔离国的太子,自然需要气度与礼仪,即便是心中充满了怒意和羞辱。

“呵呵,多谢太子殿下的夸奖,在下很不好意思呢。”

颜雨辰笑呵呵地道。

宇文擎顿时气的半死,却是发作不得。

他身后的1名中年男子,见自家太子殿下受辱,眼光1寒,拱手朗声道:“颜公子诗仙之名,果然名副其实。在下尔离国王尚,从小极爱七言绝句,今日不知是否有幸与颜公子商讨商讨?”

七言虽短,却极为考验功底,这少年长诗做的好,在七言之上,可不一定比的不过他。

王尚微微一笑,不待他谢绝,便指了指旁边墙壁上的一幅画道:“青山绿竹,我们1人以山为题,1人以竹为题,如何?”

颜雨辰放下酒杯,道:“这……不太好吧?”

王尚以为他心虚了,心中大定,更加咄咄逼人起来,道:“颜公子,难道你看不起我尔离国的文人?”

宇文擎嘲笑1声,道:“颜公子,本日你们未央国是主人,十七公主亲身主持的诗会,难道你连客人的诗都不敢对吗?若是不敢,低头认输便是,本太子并不会嘲笑你。”

落樱梦“咳咳”了两声,看了身旁的少年一眼,低声道:“有把握吗?”

颜雨辰正要说话,王尚却不给两人商量的机会,笑道:“颜公子请!”

颜雨辰却道:“王公子先请。我乃诗仙,若是先作的话,只怕王公子又会像你家太子殿下那样,胎死腹中了。”

“你……”

宇文擎猛然站起,想要发怒,却见四周眼光戏谑地看着他,顿时脸上一顿燥热,坐了下来,恨恨地道:“颜公子,休要逞口舌之利!以山为题,还是以竹为题,你未央国是主,让你先选便是!”

落樱梦笑道:“太子殿下说笑了,理该客人优先才是。”

王尚不再推辞,满脸笑容道:“好,那在下就冒昧先选了。”

他看了一眼墙壁上的画,稍1沉吟,便笑道:“1山还有一山高,希望颜公子不要太自信才是。在下就先山为题吧。”

颜雨辰看着那副图画,皱眉道:“竹为题,不要作啊。”

王尚不给他思考的机会,道:“颜公子,请!”

宇文擎也知道不能让他有时间思考,谁先谁吃亏,也立刻冷笑道:“颜公子,若是做不出来,自己认输便是,别浪费时间。”

殿后厢房中,皇帝眉头微微皱起,不喜道:“这尔离国有些欺人了,既然是他们出的题,自然是他们先作诗才对。”

老祖宗笑道:“皇帝啊,现在你觉得那位宇文太子,人品如何?”

皇帝皱着眉头,不想认输,道:“年轻人,争强斗胜在所难免,再说了,今晚又是为了各自国家荣誉而战。宇文擎急躁失礼了一些,情有可原。”

“呵呵。”

这声呵呵,却是落樱十九发出来的。

皇帝有些为难,道:“十九,作诗不是宇文擎的强项。宇文擎的修炼天赋极高,年纪轻轻,便已突破了玉灵境,前程不可限量,是不可多得的人材,与你也极其班配。”

“哦?年纪轻轻么?”

落樱十九嘲笑道:“女儿今年十六,他今年2十九,这叫年纪轻轻?”

皇帝嘴角抽了一下,干笑道:“差的不远,2十几岁,正当青年啊。附近几个国家像宇文擎这样,210几岁就成为玉灵境高手的人,还真没有几个。”

“呵呵。”

这次,却是老祖宗在嘲讽。

老太监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皇帝瞪了他一眼,道:“你有话要说?”

老太监谄媚地笑了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道:“陛下,其实,在我未央国,也一名年纪轻轻便已经突破玉灵境的高手。他……他才10几岁……”

皇帝1愣,眼光怔怔地看着他,随即脸色顿变,道:“你说的是那个屠杀朝阳宗的小魔头?那个颜……”

说到此,他身子突然1震,眼光震惊地透过前方的帘子,看向了那个被称为诗仙的少年,颤声道:“颜……颜……颜雨辰!是他?”

此时,大殿中,宇文擎和王尚不给颜雨辰任何思考的机会,步步逼迫。

颜雨辰猛然1拍桌子,把落樱梦吓了一跳,桌上的酒水也跳了起来,洒在了她的胸前,她急忙拿出了手帕,弯下腰擦拭。

擦完后,她一把捉住颜雨辰的胳膊,正要反怒,颜雨辰突然看着那画上青竹,朗声吟道:“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版更新最快址:m.

宝宝脾虚怎么办
宝宝最近不爱吃饭怎么办
薏芽健脾凝胶吃多久
怎么调理小儿脾胃虚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