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媚色之谜

2019-09-13 02:56: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媚笑中死去
适逢炎夏,由远而近的警报声吞没了鸣蝉的喧噪。
两辆警车,相继驶进港都苑小区,噶然停在一号楼二单元门口,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车上闪电般跳下五个身手矫健的刑警,阳光下,帽徽反射出闪闪金光,犹如千万把利剑,斩向黑暗,斩向罪恶。
他们刹那间上了三层楼,没费任何周折,进了西户人家。
这户人家的内外门,事前是开着的。
进门可以看到,迎面是客厅电视墙和一台16:9的平板电视机,相对的一面,放一拐角布艺沙发,还有一张仿玉茶几。朝阳面紧邻两间卧室,其中一间,放一张双人大床,一个大衣橱,床头柜上有一部座机电话。另一间,放一台电脑,一个书橱和写字台,还有一张小床。这是一栋不足90平米的两室一厅住房。
客厅沙发上,半坐半躺着半裸的一位少妇,上身着一件茄紫色金丝刺绣乳罩,悬吊着两座十分突兀的乳峰,纤细的吊带,时刻有崩断的可能。下身一件超短裙,裙裾下面,裸露着一条棉花糖浅黄性感低腰三角裤,勉强遮住羞密处。
看表象,少妇年轻性感,白皙的肌肤虽然失去了血润光泽,然而,勾人魂魄的媚艳,定格在粉嫩的鸭蛋脸上,若不是眼珠僵直的瞪着,停止了呼吸,谁也不相信,她是一个死人。
死亡一般是痛苦的,为何少妇满面媚色而死呢?

2、现场勘查
上午,十点半左右,海滨市公安局刑警处接到报案,说一歹徒入室强奸,致死人命。报案人告知了案发地点,匆匆挂断了电话。
刑警大队长余杰接案后,扬起两道剑眉,圆睁鹰隼般的眸子,炯炯发光。人民的生命安危,时刻装在这个年轻警官心里。虽然只有 8岁年纪,侦察破案生涯,已有12年之多,他屡立功勋,曾荣获省市级侦破能手,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等光荣称号。
余杰任刑警大队长职务不足一月时间,这宗人命案,是他上任以来接手的首款大案。人命关天,刻不容缓,余大队长立即调兵遣将,前后用了不足25分钟到达案发现场。
先由刑警小纪,用石膏灌制了现场地面留下的足迹。刑警小赵,拍摄了现场原况,笔录了现场各个疑点特征。
细观现场,不曾发生过打斗迹象,一切布局整齐。茶几和地面砖上,发现团块和点滴形状的血迹,血迹中混杂唾液。茶几上,有一个刚喝完鲜橙汁的塑料空瓶,经化验,橙汁无毒。
法医老吴,在尸检报告中写道:死者女性,年龄在28岁左右,死亡时间在 0分钟以内。死者脖颈发现掐痕,脖颈右侧留有一拇指印,左侧四指印,其中食指,较其他三指短一节,并且纹理模糊。证明,疑犯右手食指残缺,曾用右手掐过死者脖颈。观其掐痕力度,未及致死人命程度。死者身体其他部位,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没有被强奸迹象,这一切现象表明,死者系非暴力致死突发事件。
老吴是队里的老法医,对于尸体检验,有着丰富经验,为人忠诚厚道,人缘也好,局长都管他叫吴哥。老吴尸检完毕,发表了自己的疑问:“从死者表情来看,死前跟人有调情行为,而调情不至于丢性命,难道少妇有虐待癖?不慎窒息?”
“现在下结论为期过早,恐怕死因没那么简单。”余杰接口说了一句,突然走近死者跟前,他发现地下有几块水汪汪的黄泥巴。将地下散落的泥巴划线连接,构成一个U字形,显然泥巴是由鞋子上落下。就在余杰弯腰捡泥巴时,意外发现,沙发下面有一个红呢绒首饰盒,里面有一根新颖别致的白金项链,还有一个,盈盈闪光的心型蓝宝石坠子。
余杰心里忖度,泥巴和项链,死者脖颈的掐痕,这些都是揭开案件谜底的线索,他说:“昨天下过一场大雨,疑犯来这里时,肯定是经过了一段红土壤的粘土路。”
“说明疑犯或自郊外,或自乡下来。”说话的是一位女刑警。
“对。”余杰点了一下头,表示赞同。接着,形似自言自语,又像是在提问:“还有,沙发底下的项链应如何解释?”
“那个脚上沾了泥土的疑犯,为了取悦死者,以如此贵重礼物相赠,疑犯一定是个富人。两人卿卿我我时,不慎掉在了地上。这少妇,很可能如吴哥所说,她有种怪癖,喜欢被人掐着脖子调情,从中寻找快感,因为疑犯掌握力度不当,不幸使少妇突然窒息。不然,死后面容上为何带着媚笑呢?”女刑警说完,脸上莫名的红了一下。
她叫上官灵儿,是警校毕业的高材生,分配到刑警大队不足一年。人如其名,机灵活泼,富于想象力,善于发现一般人忽略的疑事疑物,在断案中,经常提出一些奇异推理,却往往歪打正着。

、神秘报案人
上官灵儿根据死者的死后表情,做了初步推测。余杰接过说:
“我们当前应该先查明那部报案电话的所在,按序推进。据录音电话显示器上留下的报案号码来看,报案人用的应该是一部座机电话。死者的死亡时间与报案人的报案时间,中间相隔只有几分钟。这就说明,报案人就在现场附近拨打过电话,可能在邻居家,也可能就是用现场卧室这部座机拨打的电话。”余队边说边从口袋掏出一个小笔记本,上面记录着报案人拨打过的那个座机号码,他用手机试拨了一下,果然不出所料,死者卧室那部座机响了。
通过网通查明,这部座机的主人叫杜光。
“杜光就是死者家属。我们现在应该设法马上找到他,天气炎热,死者尸体应该马上得到安排。余杰接下来说:“我们应该通过居委会做一下了解,看是否能找到一些有利案件的情况,顺便协助我们找到杜光。”
余杰话音刚落,死者卧室的座机响了。
听声音,还是那个神秘报案人。他竟然料定刑警就在现场,他这次打来的是举报电话:“喂,警察吗?我帮你们指条捉到凶手的路线。你们马上去天马山,那里有个洞,洞里有你们要找的人。”咔嚓,电话又挂断了。
余杰诙谐地说:“看来,我们的行动要由他指挥了。”说着,立即带领两名刑警奔天马山而去。留下法医老吴、上官灵儿处理现场,冷藏尸体,并查访死者家属杜光的下落。

4、死者夫妇
余大队长三人走后,上官灵儿与老吴又仔细勘察现场一边,没有发现任何新线索。
接下来的事情,应该尽快联系到死者家属,处理后事。
杜光,究竟何许人也?是否涉嫌本案?这些疑问,似乎又似是而非。上官灵儿的心里充满了疑惑。
上官灵儿与老吴分头行动,一人看守现场,一人询访居委会。
经过门前一个垃圾箱时,上官灵儿发现里面有只鲜橙汁空瓶子,与现场茶几上的一模一样,卫生程度说明,刚扔掉不久,如是,引起了她的注意,顺手掏出薄膜袋子,将橙汁瓶装了起来。
上官灵儿找到了居委会办公室,居委会负责人是一位50多岁的大妈,身材虽然瘦削,却显得精神异常矍铄,言语流利。大妈乐呵呵的与上官灵儿寒暄,随即给她倒了一杯开水。上官灵儿说明来意后,大妈叹了一口气道:“我早看出,这小两口不像过日子的,看吧,到底弄出事了,出事就出事吧,怎么连命都搭上。唉!”

死者叫柳月,十几岁跟她爸妈从鸡西市来到本市。柳月爸妈在本市开了一家餐馆,柳月读完初中后,帮爸妈操持餐馆生日。
柳月成熟的早,十七八岁就出落的水灵灵,活艳艳的,加上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一张蜜甜的小嘴,天生一副招揽买卖的形象,每日宾客满座,生日自然红火非常。几年功夫,帮她爸妈所赚不菲,在港都苑小区,一次性购置两户房产。
这期间,柳月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追在柳月屁股后面团团转的小伙子,一大堆。后来,她被一个叫杜光的青年人缠上了。
杜光是本市人。他爹娘,给他塑造了一张耐看的人皮,还给他生了一张油腔滑调的嘴,除此,肚子里没点好下水。从小就做些蝇营狗苟的勾当,差点被学校开除。好歹糊弄到初中毕业,然后,跟着几个地痞流氓到处胡混。
与柳月认识后,有事无事就到餐馆去磨叽,日久生情,柳月被这个小混混黏糊住了。日子一长,柳月她爸妈,发现杜光一身坏习气,不同意女儿这门婚事。然而,柳月是他们的掌上明珠,拗不过,只得依着女儿。
杜光倒插门进了柳月家。之初,人模狗样,扮演了一阵人的角色,时间一长,原形毕露,经常招来一些市井无赖、狐朋狗友,聚在一起海吃山喝,吹牛皮。后来赌博成瘾,偷偷挥霍餐馆经营之本,成了难以防范的家贼。柳月爸妈发觉后,很是恼火,责令女儿看紧他。可是,柳月禁不住杜光的花言巧语哄骗,被他屡屡蒙混过关。
柳月她爸,有事只能憋在肚子里,生闷气,加上昼夜操劳,感觉身体不适,当发现得了肺癌,已经病入膏肓,不久撒手西去。祸不单行,同一年里,柳月她妈妈又出了车祸,一命呜呼。

杜光和柳月,本应该,接过父母创立的基业,继续发展下去。谁能想到,自柳月爸妈告别了人世,杜光没了顾忌,竟然肆无忌惮的挥霍家财,吃喝嫖赌样样沾着。柳月屡劝不听,气不过,她也不务正业,天天网上聊天,会见网友。本来红红火火的一个餐馆,不久就关门大吉。
夫妻各玩各的,把父母积攒的一点钱,挥霍净光。然后,卖掉了一户房子,所得款项,每人一半。柳月想在股市捞银子,炒股被套牢,杜光想在赌桌上发财,输了个净光。
杜光赌博,经常外出不归。家里不时有陌生男人来访,听说都是柳月的网友。说到这里,大妈做了个鬼脸:“看我这张嘴,说过头了,嘿嘿……”
“大妈,您反应的情况太重要了,请您具体说一下,来找柳月的男人,如何的相貌特征,好吗?”
“看我这脑子,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一个常来找她的中年人,胖乎乎的,满脸红光,样子像个富翁。大约40岁左右,圆脸蛋,高鼻梁,下嘴巴左侧有一颗豌豆大的黑痣。经常开车接柳月到外面去。”
“大妈,您给我们提供的线索太重要了,我代表全体刑警向您致谢。”
大妈笑笑说:“这是公民应尽的义务,何况我是居委会主任,有责任配合调查,应该如实向你们提供小区情况,那还谢什么,应该的,应该的,嘿嘿。”
上官灵儿谢过大妈,走出了居委会办公室。虽然确定了杜光就是死者老公,一时间却是联系不上。

5、疑犯潜逃
余杰三人火速奔赴天马山,果然逮到了三个赌徒,给他们戴上了手铐。其中没发现有食指残缺者,余队大喝一声:“和你们在一起那个食指残缺的人哪里去了?他叫什么名字?”
“叫杜明,回家吃药去了。”其中一个赌徒惊恐的看着余队说。
在三赌徒带领下,找到了杜明家,结果扑了空,疑犯有可能畏罪潜逃。
三赌徒其中一人叫杜光,他就是死者的老公。当他知道老婆柳月死了以后,嚎啕大哭,破口大骂杜明,一口咬定老婆就是杜明杀死的。杜光供出如下情况。

与杜光经常在一起聚赌的几个人中,有一个 7岁的光棍汉,叫杜明,是杜光的本家大哥。
此人专以赌博为生,赢了钱就去嫖女人。有时赌输了拿不出钱,便以脑袋做赌资,谁敢剁他脑袋?他利用这手无赖手段,唬住了一些胆小的赌徒。有一次故伎重演,碰在茬子上,人家没剁他脑袋,却把他右手食指剁去了一节。杜明的确是个滚刀肉,他并没因剁了一根手指害怕,反倒激励他在赌术上狠下了一番功夫,因此,成了当地有名的赌棍。后来,人们管杜明叫“赌命”。
阳历八月,天气十分炎热,杜光与杜明等四人,带上好吃好喝的,跑到郊外天马山上,那里有文革期间,人们响应“深挖洞,广积粮”号召,挖通的一个防空洞,洞里凉风习习,比空调间还舒服。四人连续鏖战三昼夜,杜光身上带着的五千元,全部赌光还欠下杜明三千元。赌博场上无父子,认钱不认人。杜光拿不出钱,说家里已经分文全无,求告他大哥宽限一些时日。
杜明听后淫笑着对杜光说:“谁说你家里没钱?放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那不就是个聚宝盆吗?笨蛋,哈哈……”
“大哥,你可不能打你弟妹的主意呀。”
“不打就不打,那你马上还债。”
被逼无奈,达成如下协议:杜光把媳妇让给杜明玩三天,抵消三千元赌债。
杜明是个赌棍,更是个色狼,他早就对兄弟媳妇柳月垂涎三尺,一直没有机会得手,今天,总算可以如愿以偿,岂可错过机会?杜明此时,身未动,心已远,想起柳月,如痴如醉。已经到了 难耐的程度,无心再继续赌钱。心生一计,突然大喊肚子疼。说回家吃药后,马上回来。如是,他下了山,至今未归。
据杜光的供词,大部分刑警,认定杜明是掐死柳月的凶手。案件,似乎卡入瓶颈。

6、缉拿疑犯归案
第三天上午,在一个偏僻小乡镇,将杜明缉拿归案。
余大队长亲自审讯,杜明又想耍赌博场上那套无赖手段,一口咬定,没去过柳月家,更不承认掐过柳月脖颈。
余队将留在死者脖颈上的指纹,与杜明的指纹相对照,丝毫不差;还有现场留下的脚印,掉下泥巴块的鞋子。经核实,正是杜明脚上穿着的那双皮鞋。
铁证面前,杜明知道难以抵赖,说出了去柳月家的全部经过。
杜明谎说肚子疼,回家吃药,从山洞里出来,直奔港都苑小区杜光家。上了三楼西户,兴冲冲的按了一下门铃,柳月从保险门的“猫眼”里,看到是杜明,没好气的说:“你来干什么,他又不在家。”

共 1064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年轻少妇死于非命,却满面媚色。若不是眼珠僵直的瞪着,停止了呼吸,谁也不相信她是一个死人。故事一开始,便设下了重重悬疑。案发现场留下的泥巴和项链,以及死者脖颈的掐痕,都是揭开案件谜底的线索。案件通过刑警大队长余杰以及手下刑警人员细心的抽丝剥茧和缜密的据证推理,终于使案件从山重水复走到了柳暗花明,解开了少妇死时面带媚色的谜底,将罪犯绳之于法。小说结构严谨,步步深入,层层推理,逐步揭开了笼罩血案的疑云。推荐阅读,欣赏学习了。【实习编辑:上官竹】【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0102724】
1 楼 文友: 2010-10-27 14:29:41 年轻少妇死于非命,却满面媚色。若不是眼珠僵直的瞪着,停止了呼吸,谁也不相信她是一个死人。故事一开始,便设下了重重悬疑。案发现场留下的泥巴和项链,以及死者脖颈的掐痕,都是揭开案件谜底的线索。案件通过刑警大队长余杰以及手下刑警人员细心的抽丝剥茧和缜密的据证推理,终于使案件从山重水复走到了柳暗花明,解开了少妇死时面带媚色的谜底,将罪犯绳之于法。小说结构严谨,步步深入,层层推理,逐步揭开了笼罩血案的疑云。推荐阅读,欣赏学习了。问好作者! 联系QQ:1071086492
回复1 楼 文友: 2010-10-27 22:0 :57 感谢编辑精心点评,谢谢!
2 楼 文友: 2010-10-27 15:15:22 欣赏神州缘老师的佳作!小说情景交融,语言洒脱畅达,颇见功力。欣赏!学习! 当你快乐时,你要想这快乐不是永恒的。当你痛苦时,你要想这痛苦也不是永恒的。
回复2 楼 文友: 2010-10-27 22:05:02 谢谢蓝心儿的高度评价!
 楼 文友: 2010-10-27 19: 1:18 大哥的侦探小说也很吸引人,一个少妇的死亡之谜吸引读者,情节扣人心弦,很耐读的一篇侦探小说。
回复  楼 文友: 2010-10-27 22:06:02 谢谢玉清朋友给予鼓励!宝宝大便绿色
小孩口臭的原因和治疗方法
哪个牌子护理垫好用
婴儿大便干燥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