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紫阳帝尊 第415章:雪白黑暗

2019-10-12 22:08: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紫阳帝尊 第415章:雪白黑暗

“什么?天际飞来的七彩火凤,居然来自明珠宗。”

“一定是了。否则,明珠学院白院长不会如此兴师动众,领着所有明珠学院的人跑去恭迎。”

七彩火凤在空中盘旋着,一个清冷的女人声音,忽然自火凤背上传来。

“白穆涯,何人在登天梯?”

“启禀红右使,登天梯之人,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无名小辈。不劳红右使费心,我一定会解决好这件事情。红右使一路劳顿,快快请随我去山顶殿宇歇息,我也好为红右使接风洗尘。”白穆涯腆着笑脸说道。

谁知,凤背上那位红右使却冷声道:“不必了。我此次前来西川,只为查清一件事。一刻钟前,大陆所有学院,一致反映,天梯中元气晶石消耗甚巨,却又查不明原因,他们纷纷上报宗门。”

说着说着,红右使话锋忽然一转。

“整个大陆所有学院中,唯有你西川琥珀城辖域的学院内,有人在登天梯,元气晶石消耗的源头,一定出在你这里了。”

白穆涯一听,心中顿时咯噔一声。

他忽然想起了,林毅闯入最后一座天梯杀阵之后,投影法阵中的灯,已然亮起了半个多时辰。

“难道真的如红右使所言?林毅闯入最后一座杀阵后,在这半个时辰内,整个圣武大陆,所有明珠学院中的天梯杀阵,全都消耗了大量的元气晶石?”

白穆涯心中暗道:“这……这不太可能吧。”

红右使站在凤背上,遥望了一眼投影法阵,忽然,她的眼睛看直了。

“四十九盏灯全都亮起,难道有人闯到了最后一关?”

红右使自言自语道,忽然,她俏脸一寒,低头望向白穆涯。

“白穆涯,你居然敢骗我。四十九盏灯全部点亮,你居然还说闯关之人是无名小卒。你不要告诉我,此刻在天梯杀阵中闯关的是徐修子!”

白穆涯一听,林毅顿时咯噔一声。

他满脸恭敬,表现出满脸诚恳的样子,他仰首对红右使说道:“天地良心,白某绝对没有骗红右使。登天梯之人的确是无名小卒,而且名声还很不好。虽然刚刚被蓝石城林族正了名,但却无法改变他以前,林族弃徒的名声。”

“林族弃徒?”

红右使忽然问道:“可是那位,在去年秦明会战之时,以一敌九,一举战胜秦风学院的林毅?”

白穆涯顿时傻眼了,他实在是搞不懂了,这位高高在上的红右使,她为何会知道林毅的名字?

忽然,他想起来了,当初林毅以一敌九,战胜秦风学院之后,当初还是他亲自将此事上报给宗门的。

此时的白穆涯,有些恨不当初。

“既然已经闯到第四十九关,无论如何都是第二个徐修子。”红右使令火凤徐徐降落,她望着闪闪发光的四十九盏灯,笑道:“看来本座来得正是时候,林毅此次登天梯,无论成败与否,都可比肩当年的徐修子。”

白穆涯郁闷得要死,他觉得这位红右使此来,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他带领众人,簇拥着这位来自宗门的红右使,来至一处刚刚搭建起的凉棚之中。

红右使拉了把椅子,款款而坐,目光望向投影法阵,便再也不发一语。

白穆涯张了张嘴,想邀请红右使去山顶殿宇中坐,可看到红右使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唯有识趣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陪着。

……

连林毅自己都没想到,自四十一阵开始,他居然只用了十几息时间,便闯至第四十九座杀阵。

原来,从第四十一座杀阵开始,一直到第四十八座杀阵,这七座杀阵全都是幻象。

非常恐怖的幻想!

若是林毅自己,或许也能闯过,但绝对不会如轻松。

这次,莲座空间中的小嫩苗,大发神威。林毅一入杀阵,幻象刚升,它便射出一道光芒,将那幻象轰的支离破碎。

所以,林毅闯关才会如此神速。

但,当来至最后一关之时,林毅却愣住了。

因为这最后一关,根本没有阵灵守护,也没有凶兽、人族杀手或是魔将、魔帅,有的只是一片空白。

天是白色,地是白色,四周入目的全都是一片雪白。

白的令人心悸,白的令人窒息。

林毅沿着雪白的地面,走了十几步,他忽然停住了,转头再回身望去,身后依旧一片白。

“这难道就是最后一座杀阵?为何没有攻击,没有杀戮,这一片白又是怎么回事?”

林毅闭上双眼,用心去感受四周。

可神识却告诉他,四周不是幻象,是真的,都是真的,天是真的,地是真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

林毅心中骇然!

屡试不爽的神识,居然在这一关中失灵了。

“这最后一关,考验的到底是什么呢?道心?悟性?欲|念?还是感情?”

林毅自言自语道。

可是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人回答他。

面对四周的一片白,林毅有些头痛。

这就好比考试了,老师发给你一张白纸,却不告诉你这张白纸用来做什么。

林毅颓唐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感受着雪白地面的坚硬。

他忽然突发奇想,手中巨剑猛然掷向天空,他倒要看看,这天到底有多高,会不会被他的剑捅个窟窿。

可结果,他失望了,无论他如何丢掷紫阳剑,紫阳剑最终仍旧会落在雪白的地面上。

白色的天空,好似高远漫无边际。

时间不知不觉在流逝着,林毅忽然感觉非常烦躁。

这最后一关到底要搞什么吗?难道要将我活活困死在这一片雪白之中?

他感觉到自己下巴上的胡子长得老长,他感觉到自己已经开始慢慢腐朽。

他心中忽然非常恐惧。

他虽然明知道这只是他的幻觉,可不知为何,这种感觉却如此的真切。

真切到令他感到孤独,真切到令他感到绝望。

然而,便在这时,他忽然想起了什么。

他想起自己沉睡于无尽黑暗中,那片漫无边际的黑暗。

黑暗中,他曾经绝望,他曾经愤怒,他曾经孤独,但他还是挺了过来,最终借体重生。

“这片雪白和那片黑暗有什么不同吗?”

林毅慢慢睁开双眼,喃喃自语道。

忻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抚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江西治疗宫颈炎方法
忻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抚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