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凌伟良:做GE中国的IT掌舵者

2019-08-13 15:07: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近日,GE大中华区CIO凌伟良在接受记者专访时也表示,“在未来2到3年的时间里,GE在全球化运行过程中更看重本土化进程,我们会把重点放在发展中国家,或者在经济方面处于发展中的市场,如中国、印度,南美还有俄罗斯,这是我们的业务发展重点,并在业务流动性,创新性上重点拓展”。 GE是全球最大的跨行业经营的科技、制造和服务型企业之一,它是举世闻名的“世界发明大王”爱迪生创建的公司,它是曾经培养出杰克·韦尔奇这样伟大经理人的“商界西点军校”。 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器和电子设备制造公司,GE致力于解决世界上最棘手的一些问题。早在1906年,GE就开始发展同中国的贸易,是当时在中国最活跃、最具影响力的外国公司之一。迄今为止,GE的所有工业产品集团已在中国开展业务,拥有12300多名员工,并建立了50余个经营实体。2006年,GE在中国的销售收入已达54亿美元,2008年,GE在北京奥运营销超过17亿美金。 那么,可以体现企业核心竞争力水平的信息化进程在GE大中华区有怎样的进展,作为美国GE信息化实践者与GE中国IT总舵手的CIO凌伟良又将怎样协助GE中国再造辉煌? CIO其人 从2006年起至今,凌伟良担任GE大中华区CIO,负责管理公司信息系统和信息资源规划,其带领的IT团队中有超过200名资深技术人员以及800多名工程师。 谈到在大中华区CIO的职业定位,凌伟良对《中国信息化》说,“我自己给自己的定位有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要把大中华区的IT做好,包括IT的应用。‘做得好’有两个意思,一是把管理做好——就是我们不会发生任何重大的事故,二是必须确保我们营运没有问题;第二个层面是把我们的生产力提高,生产力提高主要指效率高。这两个层面又包含创新和业务的引导,因为IT有一个很大的挑战,是做自己技术的同时更看重业务的发展,然后将IT的方针与业务发展配合在一起,所以当前我们更看重创新——不单是对IT新产品的开发,还有促进IT内部的学习,这样才能把我们的业务构建好”。 凌伟良于1996年获得香港大学计算机科学学士,2005年获得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政治学硕士,于2010年获得南澳大学的工商管理学硕士。1996年7月,凌伟良加入GE,2000年,身兼两职的他(亚洲信息管理培训生经理和亚洲终端用户支持项目经理)在短短的2年时间里,他把亚洲信息管理培训生这个项目由原来的40个人发展壮大到百人的规模,与此同时,亚洲终端用户支持项目在他的手上成功地实现外包。2002年,他再次被调任到更高的职位,领导整个亚洲信息技术部门,其负责的项目为超过5万名亚洲员工提供信息技术支持。并且,他领导并实施了多个IT解决方案项目,包括建立商业销售平台系统(Enterprise Selling platform System),财务数据系统(Oracle Financial System), 商务旅行电子报销系统(Electronic Travel Claim)及员工年假系统(Electronic Leave System)。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GE作为奥运会的合作伙伴参与了奥运会的多个项目,而凌伟良先生领导的团队则负责提供必要的信息技术支持,确保了各个商业部门所负责的奥运项目良好运作,如期完成。最终,GE在北京奥运营销超过17个亿美金。 流动性和创造性 GE作为一家大型的跨国企业,在全球1000多个不同的地方设有公司,谈到其IT策略,凌伟良说,“由于分散在这么多的地方办公,我们在不同地方肯定是需要互动的,这也是全球化的战略。除了业务的互动,我作为中国区CIO,在具体工作中除了对日常事物的管理,IT策略的制定以外,其中一个工作内容就是把中国IT发展一些强项、经验带回到美国总部,即反向的创作性。这意味着过去是把美国开发的产品伸展至国外,而现在我们看重的是在全世界不同的地方积累新的经验。当不同地方有新的产品开发,我们会先把它带到美国总部,再惠及到其他不同的国家的分公司。我们在未来会把‘反向的创造性’看得非常重”。 凌伟良强调,“具体从IT方面来说,在中国我们的预算管理做得很好,我们会把中国的情况反馈给美国,根据对比分析确定我们中国的需求;并且,我们在中国不同地方会成立解决方案中心,借以帮助我们销售目标的达成,以及适应中国内部的不同程序的迅速反馈,这也是我们IT部门最主要的基础职能,我们会更努力的完善;另一方面,我们会做一个Supportion的平台,它是一种体验;最后一个方面,我们的工作方向是做GE的协作平台。因为在GE中国有13000个员工,而在全球大概有35万到40万的员工,所以协作平台要实现的最主要功能是沟通和更改资源”。 对当前重点建设的GE协作平台,凌伟良进一步说明道:“该平台使GE内部以及公司内外的沟通更流畅,协作更有效。Support Central 是GE内部的一个网络平台,它融合了协作平台、知识管理、工作流管理等各种工作平台的统一内容管理网络平台。通过这个网络平台可实现全球范围内有效的资源共享、内容检索和内容管理;以及即时通讯,在线网络会议,群组日程表,群组管理,企业公告板等内部协作;还包括迅速开发智能的应用程序,例如工作流,数据收集工具等。” 梦想启动未来 正如GE公司的口号“梦想启动未来”那样,基于对高效工作的“梦想”,协作平台的启动使得GE中国的运作流程有了很大改变,“在商务交流中,协作平台为整个企业提供了一个集成的平台,大家可以跨国界、跨业务地进行自由沟通,或者寻求帮助。协作平台使分散在全球各个国家的业务部门联系起来,也加快了业务沟通;在企业管理上,协作平台的应用,标志着GE的综合管理进一步数字化。它实现了员工内部与外部的即时沟通,实时有效的发布即时消息,在日常工作中,协作平台的应用,大大的减少了员工的手工工作和日常文书工作,从而提高了员工的工作效率以及劳动生产率,为企业创造了更大的价值。”凌伟良满意的说道。 对协作平台带来的巨大变革,凌伟良仍有更高的期待,“我们重点关注的两大亮点是流动性和创新性,其中协作平台是涵盖在流动性层面的举措,另外就是创新性,因为协作平台仍需要‘人’守在‘电脑’旁边才能进行交流,我们未来将去探究‘移动平台’,可以用手机等直接连接到我们内部的平台上,这大致会像iPhone那种概念一样”。 在未来的工作计划上,凌伟良谈到,“我们会增强销售网络的配套建设,以前把重点都放在沿海地区,现在随着发展变化,我们会跟据GE中国的发展战略,在中国重点开发西部、北部,比如在成都,在沈阳等不同的地方会成立一些中心,我们发展的重心会放在大陆。其次,我们会看重不同业务集团协助的销售。过去我们看重的是具体的业务集团,今后会看整条区域的销售。如果有一个客户需要我们提供产品数据的话,我们内部就会做出配套,我们会把整个产品线的数据,都介绍给客户”。 值得中国企业借鉴 经历了金融危机的震荡,已经有非常多稳健的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中遥遥领先,而为了适应全球化进程,加快国际化发展步伐,不断地向国际巨头学习显得尤为重要。 由此,谈到GE的经验对中国企业的借鉴性,凌伟良对《中国信息化》谈到,“我们和很多中国的企业有过交流,中国的企业在过去十几年发展的速度很快,他们对于客户的弹性也是非常高。当前在GE中国我们看重的是流程建设,结构建设上我们也看得很重,还包括安全性和合法性,这些其实对中国的企业有一些启发的作用。比如协作平台,GE做得很好——通过平台做出跟员工的沟通,并且不是单方面的,是提供一个比较好的互动;还有在GE共享资源方面也是做了很多举措,因为在中国企业中拥有很多人才,但是这些人的想法不可能随时反馈,所以如果在企业让这些人才拥有一个共享的平台可以把他们想法表达出来,可以做出交流,将他们的想法、经验、技术水平通过这个平台都做出一个交流的话,会使我们国家的企业更强大”。 凌伟良进一步说,“还有最后一个方面是‘流程’。虽然在国内我看到很多的企业IT建设也做得不错,在管理上也做得很好,但是流程方面却欠缺很多。现在多数大公司对于那些与公司有直接影响的流程业务才会将其数据化,而跟业务没有直接联系的流程,可能就被放到很低的位置,甚至置之不理,所以这些流程就是公司的软肋。借鉴GE的经验,很多公司可以通过协作平台把所有的流程统一管理,正如GE有一个很方便,很便宜的一个平台让员工去用,使得GE的员工可以在平台中缔造一个数据化的流程”。 (责编:陈广成)心律不齐指什么
手长时间握鼠标会酸
易患心肌缺血的人群
中药灯盏花功效与作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