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蔡继明解读公报如何赋予农民更多的财产权

2019-10-06 21:25: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蔡继明解读公报:如何赋予农民更多的财产权

土地改革第一步应平等对待集体与国家所有

凤凰财经:公报提出要建立新型的农业经营体系,赋予农民更多的财产权,并且强调由市场定价,建立统一的城乡建设用地市场,您是怎么看待这一次土改的?

蔡继明:土改的问题其实在十七届三中全会已经提到,一般的在官方的话语里不叫土改,因为一讲土改就好像回到过去打土豪,分田地时期。

当时,特别强调的是土地要流转,所谓土地流转就是允许承包的耕地流转,确认为经营型建设用地的也可以进入市场

,政府要逐步减少征地的范围。但令人遗憾的是过去五年,十七届三中全会提出的这些改革,并没有完全实现

,所以十八届三中全会重申了十七届三中全会的精神。

但是应该注意到,十七届三中全会强调的是对依法取得的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必须通过统一有形的土地市场、以公开规范的方式转让土地使用权,在符合规划的前提下与国有土地享有平等权益。而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没有做具体的限制,只是一般地提建立统一的城乡建设用地市场,这就有可能赋予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更多的开发权、发展权

,即允许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用于商业性开发,包括房地产开发

。中国已经进入以工促农、以城带乡,全面构建小康社会时期,而城镇化又是未来经济发展的最大的潜力。土地制度如果不改革,新型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乃至工业化的最终完成都会受到严重影响。

凤凰财经:您认为这次土地改革会做出那些实质性突破?

蔡继明:过去

,中国土地用途的改变,靠的是行政手段,也就是说,农业用地或者农村建设用地,要变成城市建设用地,首先要通过行政手段把它征收为国有土地,这个征收过程排斥了市场,对农民的土地权益造成一定的侵害,也就不能使农民的土地财产带来相应的财产收入。因为在征地环节,补偿给农民的其实不是土地的真实价值,而是按照原有土地的用途,即农业用途给予补偿。

土地的真实价值是由其未来的用途比如工商业开发的收益决定的。实际上,土地真实的价值要远远的超过给予农民补偿的十倍、百倍。因此,公报特别强调让农村平等参与现代化进程,公平地分享现代化所带来的成果,包括由于城市化所带来的土地增值,允许土地进入市场,赋予农民更完整的产权,而不是由政府单方面确定补偿标准。

凤凰财经:那么公告提出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是涉及到土地流转经营到市场层面,还是触及到土地私有化层面,即土地将成为农民的私有财产?

蔡继明:从法律层面说,中国土地都是公有制:城市土地归国家所有,农村土地归集体所有,但是实际上,这些年农民的集体所有土地制度发生了很大变化,包括家庭联产承包制,和宅基地的使用。宅基地有了一定的继承权。现在要讨论的是农民宅基地使用权以及农地承包权能不能出租、抵押和转让。如果这些权利都给予了保障,那么农地虽然还是集体所有,但是农民可享受到更多的土地的权益。

现在来看,改革的第一步,应是平等对待土地集体所有制和国家所有制,不能认为国有制就一定要高过集体所有制。做到这一点之后,农民土地的权益就能够在更大程度上得到保障,再进一步的改革也有不同的认识。我主张赋予农民完整的产权,不单纯是使用权,还应涉及所有权。

其实,不仅是农民,城市居民也应如此。最容易,最直接应该做的是,宅基地完全归住房所有者

,购买了房子,就应该获得宅基地的永久使用权,允许继承,转让。至于非公众利益的企业所使用的土地,还需要更深一步的改革。

目前改革,还做不到土地私有化,但城乡建设用地两种公有制应该做到同地同权同价。先达到有效保护农民集体土地产权的目的。

凤凰财经:关于财税制度改革,公报中提及明确财税权,您认为这一次财税制度改革否认重点是什么?

蔡继明:除了要划清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还要理清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关系。在中国的财政体制中,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是连在一起的,如果减少地方政府征地的范围,从而使农村的土地能够在符合规划的前提下直接进入到市场,那么政府的土地出让金收入就减少,有可能造成财政收支不平衡。这里面就涉及到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财税分成的比例,该留给地方政府的就直接留下来,中央政府没必要一拿走

,然后再返还,这种返还容易造成“跑部钱进”,寻租腐败。

凤凰财经:以地方政府征地为例,允许农民拥有一定的产权,土地在市场上流通,对地方政府的利益会造成冲击,甚至遭到反对。您是怎么看待改革中利益的阻碍?

蔡继明:首先,地方政府想继续依靠土地财政来扩张城市和发展经济,这条路已经走不通。因为客观上,十八亿亩耕地的红线已经逼近,每年中央政府下达的新增建设用地的指标是很有限的,远远满足不了地方政府建设需要的数量。最近,这两年土地出让金的数量也逐年减少,地方政府再想多征土地也做不到的,没那么多土地可征了。

的确,土地制度的改革会受到一些地方政府的抵触,但应该通过思想教育,宣传指导让地方政府看到尽管政府征地的范围缩小,出让金减少,但如果农村集体建设用地集体进入市场,政府的对土地的垄断被打破,那么地价会降下来,地价降下来房价也会相应的降下来。如果有了这两个下调,那么就会有更多的城市里中低收入者能够买得起房,租得起房。这样,地方政府对保障房建设的压力就相对减轻了,这有助于加快城市化进程。随着地方城市化水平逐步提高,城市消费市场就会更加繁荣,民工荒现象也会减少。

此外,由于居民住房负担减轻,对工资的要求也就不会那么高,企业的用工成本-劳动成本也会相应降低,竞争力也就增强。这正好符合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要求,从这个角度看,土地制度改革的阻力是可以逐步消除的。

原标题:蔡继明解读公报:如何赋予农民更多的财产权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怎样进入有赞微商城
小程序有什么用
有赞微商城入驻规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