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万里浮屠—往生戒 第四章 夺剑_1

2020-01-14 10:48: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里浮屠—往生戒 第四章 夺剑

“我知道自从我出现在华景城,你们的人就开始时刻的关注着我。但像你们这样的情报组织到底是知道了些,或者那常夜颜小子最近又要干些什么?”

听到从别人口中直接说出的名字,心芷还是不经意的皱了皱眉。

但还是被这个精明的老头发现了,"你很在意这个名字。"

“老头子你有问题快问。”心芷本就有些心烦意乱,这个扳指的出现绝对不会预示着好事。

何安朔现在应该好好的待在茶楼里吧,虽然知道应该是这样但竟然开始莫名的担心起来。

洛心芷突然有些后悔就这样将何安朔一个人留在客栈,毕竟还被自己封印了内力。但愿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咳咳,佛断被盗一事你们知道是何人所为么?”黑影的黑气似乎稀薄了起来,应该是时间快到了。

“果然和我们的目的一样。但是毕竟不一样,我们代表着秩序,在一切还可以挽回之前,对于破坏秩序的一切都应该想办法让他回到原来的轨迹。而你,难道这次就连与世无争的桑国也要来趟这个浑水么。”心芷冷哼道。

“算了。真是无聊的秩序,无聊的谈话,老夫倒也也无心争斗,解药我可以给你,不过关于桑国,你还是不要管太多的好,老夫还有要事去做,就不陪你们玩了。”黑影突然迅速的变淡,在月光下消失无踪。

唉……心芷本想去查出本体位置,但一想到那个荧绿色的扳指,仿佛心魔一样,让人心悸。

随着霍一指黑影的消失,一个小药瓶也是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

“多说一句,那个阵法挺不错的,但对老夫没什么用,赶紧撤了吧,这样凶恶的大阵对你们年轻人身体可不好。”那远处传来的声音终于是回归正常的越来越淡。

屋檐上的三人本是一紧的心头也是顿时松了一口气,逸握着莫伤,对着虚空画出一串繁复的符咒,随后一剑指入地面,金光一闪后,便是解开了大阵。

在回去的路上,心芷不断的问自己,苍寒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这个霍一指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迷雾似乎在探索中越来越走向深处,而她也不知道她的前进方向是否走向真相。

而华景城的另一边,夜晚黝黑的古巷中只有残垣断壁,细长而漫布的藤萝爬出墙头悄悄的窥视着这个世界,薄雾中仿佛沉睡着一个魇魔,整个世界静的出奇。

我怎么走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了,既然心芷他们不在这,那么就应该回去了吧,虽然这么想着可是何安朔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快,疑惑中竟然带着这莫名的紧张感,但是越紧张也就越好奇,脚步也就丝毫没有慢下来。

“叮叮叮……叮叮叮……”声音?突然一串似有似无的银器碰撞的声音传来,却越传越远。

女人?是幻听吗?何安朔立刻循着声音提步追去,即使没有宵禁,这样的时间地点,出现一个全身首饰的女人也绝对不正常!但那就像招魂的魔音,明明知道可能是陷阱,还是催的人奋不顾身。

虽是在破旧的迷宫一样的巷子,但是在皎暇的月光映照下前进得出乎意料的顺利,他很快就追上了那个身影。但按身高来看,追上的并不是什么女人,而应该是一个年纪大概十岁左右的的古灵精怪的少女,她发髻上那摇晃个不停的是,步摇?随着少女的步伐,步摇上的坠饰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叮叮声,那大概就是声音的源头了吧。

而且他发现这少女虽然是一袭黄色轻纱,但全身上下叮叮当当的挂的玉状挂饰不下十几处,其中更是不乏成色极好的软玉墨城,而即使是京都有钱人家的少女出门也不可能戴有这么多饰品。况且这里是地处偏僻的西郊古城,民风是十分传统的,要在这个时间点出现一个富家千金简直是天方夜谭……想到这里,何安朔突然就有些后悔了,这个少女看似一幅天真烂漫人畜无害的样子,说不定是哪个老不死的幻化的呢,不过要是不是,自己岂不是要……

少女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突然转过头来,看着眼前这个表情突然阴晴不定的少年,还没等他开口,突然就笑的灿烂无比,奶声奶气的问道:“哥哥是来陪我玩的吗。”

何安朔被她这突然一转头吓的不轻,看着她那副还挂着两个甜甜的酒窝看似无邪的笑脸,心里暗暗嘀咕,女孩子家家哪有这么不怕生的。

但他还是决定先装傻:"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啊,不回家吗,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回家……”少女疑惑的摇了摇头,“可我已经到了呀。”

站在这空旷的街巷上,加上那本就残败的木亭开始咿呀咿呀的响起来,何安朔突然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眼前这个一脸无辜的少女仿佛是来自地狱的魔物,他是猎物,无路可逃,何安朔脸色煞白的说,“这个玩笑可不好笑。一点都不好笑……”

身后的清魄剑似乎感受到了何安朔心中的异动,开始在剑鞘中不安的摇晃起来。

少女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面冠如玉的十六的少年,目光直勾勾的落在了何安朔身后的清魄剑上。清魄是一把早已通灵的神器,可以识主。然而在少女的目光的注视在,清魄竟然像被抓住的猎物一样开始猛烈地挣扎,差点要脱出剑鞘,颤抖着和剑鞘碰撞着发出滋滋滋的声音。何安朔心里一紧,这个女孩果然有问题,“你到底是谁!”

而少女仿佛没有听到一样,眼睛突然泛起了了淡淡的紫色的光芒,她身上的玉饰也似乎活了一样全部都齐刷刷地指向清魄剑,在月光的洗礼下,少女整个身体就像被荧光所覆盖,加上紫色的双眸,整个画面美轮美奂。

但何安朔没有时间感叹,只见少女小手轻轻一提,清魄就直接唰的一下飞了出来,悬停在两个人的中间,左摇右晃的样子仿佛在做一个艰难的抉择。

何安朔额头上冷汗噌噌噌的冒出,他明显的感觉到他和清魄那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联系,竟然在拉扯中变得越来越淡……

他也清楚地知道如果这个联系被这个女孩的诡异法术彻底扯断,自己就是不死,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什么作为了。他一脸惊怒地看着眼前这个似乎只是在玩耍的少女。这个年纪的她之前应该完全没有机会接触过清魄,只是看上一眼,就可以催动这把上古名剑背离自己的主人,这个少女绝对是个老妖怪!

而少女的似乎完全被这把清丽的名剑所吸引了,清魄剑是一把上古长剑,通长三尺三,剑宽二寸二,刻有流云凤羽剑纹,剑柄首尾各镶有一颗玉龙宝珠,整把剑颀长隽秀,温润如玉,有儒雅之态,谪仙之姿。虽流于乱世,却有清魄断魂之威能,为铮铮傲骨之器,恶人得之亦无用,固此得名。

“清魄!回来!”何安朔看少女完全没有放弃的意思,吓得冷汗直冒,赶忙催剑归鞘,但是就在清魄刚刚有点偏向他的时候,少女的神态似乎疑惑起来,自己为何还不能获得这把剑的支配权,“咦———”,眼中的紫芒大盛,玉饰更是上下摆动,叮当作响,同时小手飞快的在上空结出一个暗紫色的封印,仿佛一张巨大的罗,随着术法的催动,封印也开始释放出强大的威压。

何安朔脸色苍白的看着那个封印,他知道那个封印如果真的施展在清魄剑上,那今天可就真的不只是被夺剑这么简单的事了,或成了一介废人,或是直接形神俱灭。

罗已经渐渐成形,只是那股渐渐逼近的巨大的能量带来的某些莫名的熟悉感,和一些不曾能拥有过的记忆也似乎汹涌在即将决堤的坝口,撕扯的头痛欲裂,何安朔按着头差点就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那个该死女人,为什么要封印自己的内力,搞的现在既没办法施展剑术,也完全催动不了任何的内力来对抗这个来历不明却强的可怕的少女。难道今天真的要殒命在此?

就在情况要失控的时候,不远处的酒肆中飘来了一个带着威严的喝声:花惜,住手。

南京肛泰医院专家
长春白癜风医院看病好不好
包头银屑病权威医院
梅州治疗白癜风办法
赣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