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破纹夜 第四百二十三章──情如烈火

2020-01-14 18:10: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纹夜 第四百二十三章──情如烈火

第四百二十三章──情如烈火

分别是焚天山梦家梦诗、四季山少主杨天幸,及朝霞宫万千红闭门弟子万尔豪。

赤裸裸的事实,就像一个巴掌打得南方一个个面上都是火辣辣的!

南方竟然连三甲都没有一个能挤进去!

像金千机,傀儡之术诡异莫测;

蓝咤更是隔代传承了当年蓝朝始皇的【百川】;

纵是如此,依然三甲不入。那就证明在云府眼中,他们还是比不上青云头三的那三位。

更重要的是,这次青云榜的更新时间可是相当敏感。

再过不到三个月,便是云府收徒。

那是否代表,现在的梦诗,会是云府收徒的首选?将来的六先生?

一想到这里,众人都是不寒而栗。

虽说「云府不管红尘事」,但谁能担保,梦诗成长起来不会帮着北方对南方进攻?

这么一来,以三大、八院为首顿时紧张起来。在蓝皇蓝镇暗示下,众多资源倾斜在他们最出色的弟子身上。在他们这个年龄,正是实力以爆发式增长的时期,加上各种纹丹、纹食及功法的辅助下,他们的实力再次突飞猛进,结果是如何,谁也说不准!

…………

入夜,湖畔小屋花香处处。

在杨春的细心打理下,这里越来越有味道,不再是徐焰甫刚住下,就连基本打扫都快要焦头烂额的模样。

徐焰站在园子里,面上也是有点无奈。

最近他都快感觉这里不是自己的家,怎么谁都是想进就进,不需要通报的?

梦诗仰着月色而立,清秀脱俗。她微微仰首,像是高傲的凤凰:「徐焰,可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

徐焰闻言,也是点了点头。

今天青云榜一事,梦诗获得第一确实得到很多的争议。而只有徐焰,再一次为云府而感到震惊。

当中那句点评:若不夭折,必成千纹境。

很多人都把重点放在后面那句,在徐焰看到的是前面那句。

因为他们都觉得,在焚天山全力保护下,梦诗根本没有夭折的可能。但徐焰、梦诗都是隐约听到了弦外之音。

离气。

这个随着修者实力增长,变得越发严重的奇症。

那句点评是一句祝福,同时也是一个提醒。

梦诗从来没有忘过这奇症,但她却总是下不了决心去根治。青云榜出,对她这多年来的努力是一次的认可,同时也替她打响了警钟。或许再晚……便来不及了。

只有生存下去,才有走到巅峰的可能。

不然纵使天赋多高,死翘翘了也只是毫无意义。

「我不会白待你。」梦诗转过身来,看向徐焰。她玉手一翻,只见一个小小的玉盒落在掌心之中:「这是诊金。」

徐焰摆了摆手,看都没看那玉盒,更没有去打开看盒中为何物:「早就说了,你不追究左家、替金千机赢得榜首,我们就打平了。走吧。」语毕,徐焰率先转身,走进去工作室。

…………

门被关上。

几盏烛火残灯摇曳。

工作室,是徐焰每天待得最久的地方。

最近徐焰有点荒废了丹、医及锻造的修练。因为徐焰现在全力的把精神放在【霸王卸甲】这一纹技上。纵是如此,平时徐焰若要炼丹、锻造等的工序,都是在工作室进行。

哪怕修练、运转周天时,同样是在工作室内。

因为金千机的雕刻工作,徐焰也都特意划分了一部份给他。此刻梦诗随意打量,便看到了那落在角落的巨大影子。

「那是什么?」

徐焰也没有顾虑什么:「哦,那是金小子的傀儡。只是这个大家伙可没有那么快完工。」

他率先坐在蒲团上,感受着蒲团带给他的精神增幅:「来,我先替你把脉,感受一下离气。」

梦诗也没有女儿姿态,坦然的坐在他身前,伸出左手。

徐焰轻吐一声:「得罪。」右手食中指并合,落在梦诗经脉上。感受到指间的微温,梦诗不禁面上一红,只是此刻全神贯注的徐焰没有留意到。相反,徐焰的面色很难看。

要说是难看至极,也不为过。

良久,徐焰舒出一口气,凝重的道:「情况比我想象中严峻得多。」

梦诗此刻也是正襟危坐:「愿闻其详。」

「你的修为进步得太快了。」徐焰说出一句,对任何修者而言都是一件好事:「【离气】之难搞,便因为离气会随着你修为成长。只是……或许因为你修练的是【焚天功】。」

「正如我之前所言,离卦属火。离气便指其气如火,燃烧的便是宿主的气息。伴随着你纹力飞快的成长,体内的离气同样越发炽热。这等奇象,就连以往我父亲治过的那位病者,也没有这等症状。」

徐焰眉头紧皱:「因为那位病者实力低微,所以解决起来也没有太花费功夫。」

只是相反,梦诗面色却是很平静:「那你看该怎么办?」

徐焰沉思片刻,抬起头来:「不能再拖了。今天便进行第一次的治疗。」

「呃……」梦诗低下头来,脸颊飞过一抹绯红。

徐焰却没有意识到,径自以专业的角度陈述着:「只有真正的开始,我才知道情况到了什么地步,再看看有否其他的辅助手段。」虽然最近他只专心修练纹技,但不代表他医术有所丢下。

那是一种理解与认知,哪怕没有经过训练,都不会忘掉。

「好吧。」梦诗缓缓点头,站了起来。

「你……转过身去。」

「啊?哦哦……好。」徐焰闻言,便转过身来,背向着梦诗。

…………

看着纸窗隔着那细微的月光,梦诗面上有点恍惚。

对于徐焰,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一个念头。

从一开始对此人不屑一顾,却发现每天在外门,都看到此人不同一面。医术、炼丹、锻造,皆是无比耀眼。在外门上课时,梦诗总是不自觉的留意着此人。

却发现虽然在课堂上,徐焰看上去根本没留心听课,但当好几次胡念看不过眼抽问,徐焰都能够从容应答。久而久之,胡念便放任他了。

他不是不懂,而是不屑去出那个风头。

像每个人竞争那个外门班长之位,他没有去争。

最令她动容的,自然是在禁忌森林中,强行把自己背在身后逃命。

一切一切的变化及发现,像是潜移默化般,把徐焰的印象深深的印于梦诗脑海里。当梦诗措手不及的发现时,已经无法回头。

她幽幽一叹。

少女情窦初开,便如烈火般一发不可收拾。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挂号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专家
安庆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聊城知名癫痫病医院
大同妇科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